Kim Keever

绘画还是抽象摄影?

当艺术摄影师 Kim Keever 为他的微缩摄影苦苦找寻灵感时,一个长达两年的想法终于变成了现实。在这之前,Kim 尝试过烟雾和透明塑料,但当看到朋友丢弃的 100 加仑大鱼缸时,灵感终于到来。他决定用颜料混和水来创作,而事实证明他用对了方法。

Abstract 30690b

Kim 回想自己从事摄影的动机时,感叹道:“以前我一直是一名画家,但最后厌倦了。我感觉自己再也不能为绘画贡献些什么了。”

“其实早在两年前,我就一直在思考如何将自己的技艺与摄影结合起来。但当我真的付诸行动后,我简直被它的效果震惊了。我喜欢这种不可预测的、随性的感觉,这也是我的作品为什么如此美妙的原因;只要尝试,总会有惊喜。我负责挑选颜色,但它们会以自己的方式融合,所以直到照片出来之前,你永远不知道它是怎样的效果。”

Abstract 30066b

Kim 承认自己的工作方式比较奇怪。传统的艺术家或画家主导整个作品,然而 Kim 选择守株待兔,等待它自己成型。Kim 的作品捕捉的是色彩本身的生命,这是他个人的艺术风格,同时也带给他最多灵感。

“这个注满水的水缸就像一个绘画机器一样。我只需将颜料倒进去就可以离开,”他解释道:“虽然听起来简单,但这需要大量的练习。”正如 Kim 所说,这项看似简单的工作需要大量的练习和对细节一丝不苟的追求。每次将颜料倒入水缸,Kim都要拍摄 10 至 100 张照片,每张像素可达 1 亿。拍摄完成后,Kim 便逐个浏览这些文件夹,从中挑选形状和构图正合心意的作品。挑选出来后,Kim 常常会花上数月的时间做后期,而最近的这个系列更是从 35,000 张照片中精心挑选而来。

Abstract 27787

受到美国摄影师 Cindy Sherman 的启发,Kim 开始用不同的手法进行风景摄影。

一开始他选择从微缩风景摄影入手,很快便遇到了挑战:微缩风景要求拍出辽阔感和景深,然而微缩景观本身却极其小巧。但真正难倒 Kim 的是另外一个问题。“我拍不出那种感觉,”他回忆道。

“那是一个很严重的问题。所以当时我尝试用透明塑料将微缩景观围起来,然后用一个类似屋顶的东西盖住。这个方法很有效,借此我能拍到类似烟雾一样的景象。但最终我发现,将颜料倒入水中才是最有感觉的。”

Abstract 32220b

Abstract 32527c

Kim 刚开始略显笨拙的尝试给他带来了意想不到的效果,他的抽象摄影变得越来越有吸引力。Kim 说:“朋友扔掉他那口 100 加仑对的鱼缸那一刻改变了我的人生。”现在 Kim 已经换成了 200 加仑的鱼缸,是之前的两倍大。

而 Kim 人生的第二个转折点是抛弃了 4 × 5 大尺寸胶片,转而使用哈苏中画幅无反相机,在继续产出大尺寸作品的同时,工作流程成倍加快。不仅如此,哈苏中画幅无反相机还有高速闪光灯同步和其他强大功能。

Abstract 31137

说到哈苏相机时,Kim 表示:“我在 1995 年开始尝试水下摄影,当时用的是 4 × 5 胶片机。然后有一天,朋友拿了一台 5000 万像素的哈苏 H5D-50c 相机过来,我当时就暗下决心,一定要买一台。”

“到目前为止我已经用了 5 年了,一切都很好,但当我听说 H6D-100c 上市之后,好吧,我想是时候更新设备了。我真的非常喜欢哈苏,它的用户界面做得非常好,当然了,它的冗余像素让我能打印出更大尺寸的作品。”

“哈苏系统最初吸引我的是它的速度,尤其是跟 4 × 5 比起来,非常快。另外,能够在高清屏幕上预览照片也大大加快了我的工作进程。”

Abstract 32841

Kim 已经决定入手哈苏 H6D-100c,因为相比前代,这款相机支持更大尺寸的照片打印。而且,1 亿像素也让 Kim 能够随意裁剪照片,优化构图,与此同时还能打印出高质量的作品。

“有些人不愿意给数码产品任何机会;在他们的观念里,胶片是无可替代的。但我的眼光和他们不一样。最终打印出来的作品是胶片感还是数字感?对我来说都不重要,重要的是它是一个好作品,这才是提高工作效率的意义。”

Abstract 30780d

“我不敢想象重拾胶片机的日子,更别说令人咋舌的成本。我拍摄的照片数量,如果换成胶片,那可算得上天文数字了。”

这些令人惊叹的作品正是由 Kim 使用哈苏 H6D-100c 相机,搭配 HC 3,5/50 II镜头和 Onmi 灯光拍摄。



数字化复刻,3D 互动模型与多重拍摄下的达·芬奇早期作品

为了以数字化方式复刻达·芬奇(Leonardo da Vinci)的早期手稿,博洛尼亚大学(University of Bologna)建筑系的学者将 H6D-400c MS 结合他们所开发的软件 ISLe (InSight Leonardo),为这些已有几百年历史的珍贵文物建构了 3D 模型

阅读全文

GÜNTHER EGGER

H6D-400C MS 每一处藏着曾被忽略的惊喜

对于奥地利的产品摄影师 Günther Egger 来说,细节就是一切。 为了捕捉到物体的每个细节,他选择哈苏 H6D-400c MS。

阅读全文

ERIK JOHANSSON

记忆干涸

哈苏大使 Erik Johansson 探索了与怀旧有关的概念,以及如何将时间和地点留在我们的记忆中。

阅读全文

HENGKI KOENTJORO

单色极简主义遇上哈苏 X1D

Hengki Koentjoro 的作品,通过简单场景和黑白色调呈现了简约的美妙。在日本旅行时,Hengki 使用 X1D-50c 和 XCD 45 镜头探索了北海道的自然风光。

阅读全文

Justin Mott

给一个地方的情书

过去十年来,推动常驻于越南的摄影师 Justin Mott 不断前进的是新闻摄影的研究,这一次是关于「 橙剂事件」所引起的影响。

阅读全文

JULIA FULLERTON-BATTEN

泰晤士河的故事

哈苏大使 Julia Fullerton-Batten 着迷于泰晤士河的所有故事,她使用哈苏 H6D-100c 「讲述」了一些发生于泰晤士河上有关生与死的故事。

阅读全文

Freddie Child-Villiers

用 X1D 镜头探秘东非

在三个月的时间内,Freddie 穿越了十个国家超过 20,000 公里,开始使用 X1D-50c 拍摄坦桑尼亚北部和肯尼亚的东非部落。

阅读全文

Kevin Arnold

摩托车改装工作室里的工匠

对于摩托车改装工匠 Jackson Whittaker 而言,他的人生与摩托车息息相关。Kevin Arnold 使用 H6D-50c 探索了这位工匠的工作室以及改装零件背后的美。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