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里长城,如神龙盘踞中国北部,一砖一垛砌起千年史诗。它因厚重的历史而深邃,也因近乎奇迹的城墙建筑、与自然融为一体的蜿蜒盘绕,而伟大壮丽。

对于摄影师杨东来说,长城已是生命中不可或缺的风景。带着哈苏相机出发,他记录下长城的夏、秋、冬,看尽长城云卷云舒、雪挂枝头、霞光燃烧天际,以镜头丈量长城的宽广与厚重,以漫长的等待,漫读长城这部诗。

CAMERA: X1D-50C
LENS: XCD 3,5/30

对长城的着迷,源于一个偶然的机会:有天,我去河北金山岭长城采风,爬上长城那刹那,我看到长城沉浸于翻涌的云海间,雄奇巍峨的壮景,让我深深地为创造如此雄伟建筑的人民劳动与智慧所动容。那一刻,我觉得心中那些关于美的积淀到了一个爆发点,我确定,这就是我一直在寻找的风景。

随后陆陆续续的几年里,从东北到新疆,我拍摄了几十万长城的照片;而长城,却常见常新:或通过险峻的地貌凸显长城之体态,或通过精微的细节呈现长城之生命,或通过多样的视角表达长城之象征……每一次登上长城,总有不一样的美,在等待我。

CAMERA: X1D-50C
LENS: XCD 3,5/30

2019 年 6 月,我将设备换成哈苏 X1D-50c 和三支镜头 XCD 3,5/30、XCD 3,5/45 和 XCD 3,2/90,再次前往长城,开启了新的长城拍摄之旅。

一般我都会选择早晚的时间拍长城,通过强烈的明暗、光线对比,可以体现长城的历史之美、神秘之美、静谧之美。遇到恶劣的天气,对拍摄长城来说反而是一种幸运,往往会产生大场面、新意象。夏天只要下雨打雷,我就会冲上长城,冬天雪后零下 -20~30 ℃ 摄氏度,就在山顶崖壁上坚持等待几天。

不管我多么渺小,从长城那里,我总能汲取到无穷无尽的力量。

CAMERA: X1D-50C
LENS: XCD 3,2/90

云海翻涌,长城之夏

记不清那是第几次雨后往返金山岭长城,6 月的凌晨 3 点,我一个人再次爬上长城等待,此时,云海已经漫过城墙,令人心潮澎湃。突然清晨一缕阳光露出,随后就像打开开关一样,把整个画面点亮,我激动地按下快门,这是我遇见最美的一次长城云海日出。

接着,一束光照在薄雾漫过的城墙上,显得庄严而神秘,宛如硝烟过后的静谧,这样的场面,遇上哈苏相机细腻的画质和色彩呈现,空气感的捕捉更是如虎添翼。

CAMERA: X1D-50C
LENS: XCD 3,5/30
CAMERA: X1D-50C
LENS: XCD 3,2/90

7 月的一天,我得知辽宁绥中县西沟长城下了一整天暴雨,于是连夜赶往,到达长城脚下已经是凌晨 4 点。此时大雾弥漫,我拿起相机和三脚架戴上头灯,马上冲向山顶最高敌楼,衣服和鞋子都被露水打得湿透。

天亮时,薄雾漫过长城,我收获了这张照片(左图),但没有达到预期的效果。拍摄长城,很多时候就是这样,不是每一次费力前往都能如预期, 想要长城展露最美的一面,你得等。

于是我就等了三天。在一场雨后的清晨,天还没亮,我再次爬到最高敌楼等待,盼望着盼望着,终于,在日出时云海漫过了长城,我按下了快门,得到了满意的照片(右图)。

相机: X1D-50C
镜头: XCD 3,2/90
相机: X1D-50C
镜头: XCD 3,5/30

在拍摄夕阳下的土长城时,我又一次等了三天。拍完后,晚上我就在长城旁露营了一夜,第二天准备离开时,看了下气象云图,得知傍晚有雨,雨后放晴可能会出现彩虹。如果出现彩虹,这里便是最佳位置。于是我又一次等了下去。

结果傍晚电闪雷鸣,狂风骤雨,黄土漫天,原本在帐篷里的我赶紧躲进车里,此时车也被吹得左右乱晃,一个小时后太阳从云缝中露了出来,照亮长城,然后双彩虹出现了!我马上拿起相机按下了快门。这种幸运的喜悦,只存在于「再坚持一下」的努力之中。

CAMERA: X1D-50C
LENS: XCD 3,5/30

金色长廊,长城之秋

9 月初的一天清晨,我迎着月光爬上了北京怀柔慕田峪长城,日出时,天空牵来了几抹火烧云,我顺势用俯视角度拍下这个美好的初秋早晨。以前这样拍,最担心的是长城敌楼畸变,但使用哈苏镜头拍摄根本不用担心这个,甚至边缘画质依然很锐利,让人不禁想用这台相机,把前几年拍过的长城再重新拍一遍。

秋高气爽的金山岭长城,到了傍晚突然乌云密布,闷热得让人透不过气,我守在长城上等待奇迹的出现,日落后,天空竟然出现烈焰般的火烧云。长城总会给你不期而遇的美。

CAMERA: X1D-50C
LENS: XCD 3,5/30
CAMERA: X1D-50C
LENS: XCD 3,5/30

10 月中旬,长城内外的叶子变成金黄色,是拍摄长城秋景最佳时间,但经常会有雾霾的出现,天灰灰的,如果一周不散或一场大风,叶子可能一夜之间都会掉光,只能第二年秋天拍,第二年还拍不到就再等一年,直到拍到为止。

今年秋天我早有准备,原本雾霾天,后来下了一场秋雨,我大清早就爬上金山岭长城东五眼楼等待,起初大雾笼罩,看不到前方长城,云雾散开时,是最佳的拍摄时机,呈现一幅「拨开云雾见梦境」的画面。

雨后金灿灿的秋叶落满地,低角度拍摄能将秋叶更大限度纳入到画面中来。这时候,选位很重要,我会选择让左边城墙的垛口将后方长城栈道让出来,凸显长城结构,使画面更加饱满。

雪覆城墙,长城之冬

到了 11 月中旬,长城迎来降雪,遍身银装,好一派壮丽雄伟的北国风光。我登上东五眼楼,看到长城外的冰雪树挂景观,被深深震撼,马上抓紧时间将这一刻记录下来,太阳出来后,气温升高,冰雪树挂就会融化掉。

CAMERA: X1D-50C
LENS: XCD 3,5/30

12 月,北京冬天迎来第二场雪,我冒着大雪赶往司马台长城山下,下午 3 点,时间有点晚了。爬到半山腰时,我发现云散了,看到了云海,更得争分夺秒爬到山顶,不然就会错过最佳拍摄时机。

我几乎拼尽了全部力气,披荆斩棘般沿着单边崖壁,爬上了山顶望京楼。大汗淋漓,上气不接下气,双脚都快没知觉了,拿出哈苏相机拍下了雪后长城落日,寒风凛冽,但我瞬间忘记了寒冷,浑身又充满了力量。

日落后,天边泛起紫红色的霞光,刚好长城下方的灯光起到一些映衬作用,使画面色彩更加饱满,显得安宁祥和。雪天拍长城不光是景色壮美,更能考验摄影人的意志。

CAMERA: X1D-50C
LENS: XCD 3,5/30

长城凝聚着一部历史,有如城墙堆砌起来的厚重,又寄寓着深沉的民族情愫,所以在一个人独自与长城甚至自然对话的过程中,总让人感觉像是在与历史对话。在历史、在铸就民族辉煌的一切面前,我深感自身的渺小和无知,所以更心怀敬畏和感恩。

它静静地坐落在华夏大地,每走近它一次,它就会馈赠你一次。对我而言,赠予的是信念、是知识、是毅力、是情怀。所以,每当用镜头对准长城时,我感到快门上的指尖很重,务必细思慎重,完美地向世人展现它应有的美。可以说,长城已成为我的感情寄托和精神家园。

CAMERA: X1D-50C
LENS: XCD 3,5/45

关于杨东

长城摄影师。中国长城学会会员,中国长城国际摄影周代言人,长城摄影作品曾被《文汇报》、《中华遗产》、《环球人文地理》等专版报道。

漫读大千世界的美

其他故事

All stories
MATHIAS ELMESKOG | 纳米比亚试炼:图像质量工程师与哈苏 X1D II、907X 相机的测试之旅

MATHIAS ELMESKOG

纳米比亚试炼:图像质量工程师与哈苏 X1D II、907X 相机的测试之旅

作为哈苏图像质量专家,Mathia Elemeskog 在世界各地测试哈苏相机,确保相机能产出最高水准的画质和最准确的色彩。

 KEN KARAGOZIAN | 洛杉矶地铁建设三十年

KEN KARAGOZIAN

洛杉矶地铁建设三十年

艺术家 Ken Karagozian 第一次用哈苏 503CX 拍摄洛杉矶地铁时,只申请了一天的准入许可,没想到这一拍就是 30 年,见证了这一庞大地下系统的落成。

邱子峰 | 当中画幅呈现,如此简单却又厚重

邱子峰

当中画幅呈现,如此简单却又厚重

在专业美食摄影师邱子峰的印象里,中画幅曾一度是「不堪重负」的体验。随着 XCD 45P 的发布,哈苏 X 系统再次引领中画幅便携新高度,这将为商业摄影师的工作流带来怎样的提升与体验?邱子峰坦言:「我相信如此轻便而又强大的中画幅系统,将会改变我的拍摄方式。」

 Cooper & Gorfer | Delirium

COOPER & GORFER

DELIRIUM

哈苏大使 Cooper & Gorfer 推出了新作品《Delirium》,刻画了新冠疫情之下,医护人员在这场历史性浩劫中的不懈努力。

 苏唐诗 | 故宫,美得很「平常」

苏唐诗

故宫,美得很「平常」

故宫,坐落京城 600 余年,是中华民族共同的文化记忆。它气势恢宏而又充满底蕴,一座城,叙尽历史与浮沉;一抹红,道尽雍容与典雅。但在摄影师苏唐诗眼里,故宫的美,十分「平常」,每一处皆为风景,每一刻皆在发生,当你以平常而自然的视角面对它,无需过多渲染与修饰,那些斜影、砖瓦、楼宇和色彩,已自成风景。

 COOPER & GORFER  隐叠之墙里的乌托邦

COOPER & GORFER

隐叠之墙里的乌托邦

在作品集《拼接世界里的乌托邦》(Between These Folded Walls, Utopia)中,Cooper & Gorfer 将哈苏 X1D-50c 所拍摄的人物肖像与精妙的拼贴技术和手绘纹理交叠,融合摄影与绘画的艺术美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