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款哈苏民用相机 1600F

作为一个对观鸟着迷的热情摄影师,维克多 · 哈苏(Victor Hasselblad)希望造出一台可以捕捉自然之美并且能轻松握在手中的相机,一台兼具便携和高质量的相机。

1600F 序号 0001

1948 年 10 月,维克多 · 哈苏宣告了哈苏 1600F 的诞生,这是世界上第一款中画幅单镜头反光相机。 1600F 凭借其时尚、创新的设计和模块化结构,在工程学领域开创了突破性的壮举,成为是摄影史上最具影响力的相机之一。为了保留维克多的遗产,瑞典哥德堡的哈苏基金会收藏着首台 1600F(序列号 0001),在哥德堡艺术博物馆中展出。 为了记录这台具有重要历史意义的相机,哈苏使用 H6D-100c 对其进行了拍摄。

这台相机在 1000F 推出之前,一直名为「哈苏」,被誉为相机界创新的典范。1600F 不仅比当时的大多数相机体积更小更轻,而且还是一套基于模块化设计的相机系统。作为相机产品中的开创者,它具有可更换镜头的极大灵活性,并支持安装取景器,更重要的是,这种模块化设计还支持更换胶片后背。因此直至今日,摄影师还可以使用数码后背替换原本的胶片盒,以数码影像的方式来使用模块化设计的相机。直到 发布的 10 年后,全画幅相机厂商才采用这种类型的模块化结构。此外,在 1600F 的对焦屏中创新性地采用了菲涅耳透镜,使取景器更加明亮。焦平面快门的最高速度为 1/1600 秒,在 1948 年至 1952 年之间,哈苏制造了大约 3000 台 1600F 相机。

维克多心目中理想的相机
使用木头和金属打造
1943
1600F 第一台模型
使用木头和金属打造
1945/1946

1600F 的原型由木材和金属制成,分别于 1943 年和 1945/46 年制造。维克多从 HK-7 相机中获得灵感,将 1600F 的设计更改为胶片后背和镜头的相机,并使其拥有紧凑的结构,在相机界设计中大放异彩。瑞典产品设计师 Sixten Sason 以前任职于萨博(Saab)汽车公司,他曾负责过伊莱克斯真空吸尘器和飞机的设计,并将这些产品背后的设计理念融入进 1600F 的原型设计,打造出如今成为一种「标志」的方形盒子和圆滑边缘的相机设计。

哈苏用 H6D-100c 强大的 1 亿像素 CMOS 传感器,以高分辨率的数字影像形式记录下第一台民用单反光中画幅相机哈苏 1600F 及其原型,献给全球所有热爱摄影的创作者。

点击图片放大

其他故事

所有故事
 Cooper & Gorfer | Delirium

DELIRIUM

COOPER & GORFER

哈苏大使 Cooper & Gorfer 推出了新作品《Delirium》,刻画了新冠疫情之下,医护人员在这场历史性浩劫中的不懈努力。

 苏唐诗 | 故宫,美得很「平常」

苏唐诗

故宫,美得很「平常」

故宫,坐落京城 600 余年,是中华民族共同的文化记忆。它气势恢宏而又充满底蕴,一座城,叙尽历史与浮沉;一抹红,道尽雍容与典雅。但在摄影师苏唐诗眼里,故宫的美,十分「平常」,每一处皆为风景,每一刻皆在发生,当你以平常而自然的视角面对它,无需过多渲染与修饰,那些斜影、砖瓦、楼宇和色彩,已自成风景。

邱子峰 | 当中画幅呈现,如此简单却又厚重

邱子峰

当中画幅呈现,如此简单却又厚重

在专业美食摄影师邱子峰的印象里,中画幅曾一度是「不堪重负」的体验。随着 XCD 45P 的发布,哈苏 X 系统再次引领中画幅便携新高度,这将为商业摄影师的工作流带来怎样的提升与体验?邱子峰坦言:「我相信如此轻便而又强大的中画幅系统,将会改变我的拍摄方式。」

 COOPER & GORFER  隐叠之墙里的乌托邦

COOPER & GORFER

隐叠之墙里的乌托邦

在作品集《拼接世界里的乌托邦》(Between These Folded Walls, Utopia)中,Cooper & Gorfer 将哈苏 X1D-50c 所拍摄的人物肖像与精妙的拼贴技术和手绘纹理交叠,融合摄影与绘画的艺术美感。

 TOM OLDHAM |  解锁镜头新能力

TOM OLDHAM

解锁镜头新能力

作为最早在 907X 50C 上试用 XH 减焦镜 0.8 的摄影师之一,英国摄影师 Tom Oldham 与希腊模特和社会活动家 Billie Dellios 共同完成了精彩拍摄。XH 减焦镜 0.8 让 H 系统镜头在 X 和 907X 系统相机上获得更广的视角与更大的光圈,帮助 Tom 的肖像拍摄尝试从 f/11 到 f/1,8 的转变,创造出大胆惊人的视觉效果。

 DINO KUŽNIK  美国西部的孤独感

DINO KUŽNIK

美国西部的孤独感

来自斯洛文尼亚的创作者 Dino Kužnik 对拍摄美国西部满怀兴致。在纽约封城数月后,他开始了为期两周的公路旅行,从科罗拉多、犹他州、亚利桑那州,一直来到新墨西哥州。Dino 曾用过中画幅胶片相机,这次,他选择使用 X1D II 50C 搭配 XCD 45 和 XCD 90 镜头尝试中画幅数码摄影。穿梭于崎岖的沙漠景观中,Dino 的作品宛如令时光倒流,带领我们回到一个昔日的美国。

ANNA DEVÍS & DANIEL RUEDA  与 907X 50C 开拓创意宇宙

ANNA DEVÍS & DANIEL RUEDA

与 907X 50C 开拓创意宇宙

从哈苏悠久的历史中汲取灵感,创意摄影组合、哈苏大使 Anna Devís & Daniel Rueda 使用新款 907X 50C 相机,以哈苏的特征进行创作。复刻场景、模仿唱片机、绘制星座图……两人不仅在其中开拓全新创意宇宙,所成就的每幅作品,也将这款相机的耐用性、经典设计以及技术底蕴一一展现。

ADAM WEIST  穿越新西兰:从雨林到火山

ADAM WEIST

穿越新西兰:从雨林到火山

2020 年 3 月,洛杉矶摄影师 Adam Weist 在新西兰的风景中沉醉。从雨林的倾盆大雨到活跃的火山上的暴风雪,新西兰多样化的生态与景观,让 Adam 为之动容。带着 X1D II 50C 一一拜访,Adam 与他的相机以细腻的影像,把这个国度的美与我们分享,带我们走入风光摄影师的向往之景中。

 数字化复刻,3D 互动模型与多重拍摄下的达·芬奇早期作品

数字化复刻,3D 互动模型与多重拍摄下的达·芬奇早期作品

为了以数字化方式复刻达·芬奇(Leonardo da Vinci)的早期手稿,博洛尼亚大学(University of Bologna)建筑系的学者将 H6D-400c MS 结合他们所开发的软件 ISLe (InSight Leonardo),为这些已有几百年历史的珍贵文物建构了 3D 模型

STEPHEN SWEENEY 居家隔离时期的家庭肖像

STEPHEN SWEENEY

居家隔离时期的家庭肖像

自由摄影师 Stephen Sweeney 居住在伦敦,他习惯了在那座大都市中奔波,拍摄肖像和广告照。而现在,他被迫居家已有一个多月了,无法像往常一样开展工作。 在与四个兄弟及父母一起居家隔离的这段日子里,他抓住这种少有的“全家人都在一个屋檐下”的机会,用哈苏 X1D II 50C 为六位家庭成员拍摄了优美打光下的肖像照,从而保持了创造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