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摄影师 Stephen Sweeney 居住在伦敦,他习惯了在那座大都市中奔波,拍摄肖像和广告照。而现在,他被迫居家已有一个多月了,无法像往常一样开展工作。 在与四个兄弟及父母一起居家隔离的这段日子里,他抓住这种少有的“全家人都在一个屋檐下”的机会,用哈苏 X1D II 50C 为六位家庭成员拍摄了优美打光下的肖像照,从而保持了创造力。

居家隔离之前,您通常拍什么类型的照片?

我的工作主要是人像和杂志广告的拍摄。 但为自己的项目选择拍摄对象和主题时,我常被富有表现力的人吸引。 我喜欢和他们打交道,因为在拍摄后,还能维持一种真正的联系感,好像他们向我展露了不轻易向他人言说的一面。拍得越多,我越觉得每个人都有独一无二的地方。

居家隔离对您的工作方式和拍摄本身有什么影响?

作为一名自由职业者,工作性质带来的紧迫感会促使自己保持稳定的工作量,而居家隔离无疑大大削减了工作量。不过正因为商拍机会寥寥无几,自己的精力不会放在对下一份工作的期待上,反而让我能不按计划拍摄,自由发挥创意,没有任何束缚。 对摄影最纯粹的热爱带来了新鲜感,虽然是被动的。

您和谁一起居家隔离?

全家人,包括我的四个兄弟和父母。这些年我们七个人同时聚在一个屋檐下的机会越来越少了,所以能像这样偶然地相聚在一起,我满怀感激,不仅因为我有六个拍摄对象,更是因为平常我们的日程不同,很难再有和这段时间一样全家人一起生活的机会。 这样特殊的经历绝对值得感激和记录。

居家期间您如何保持创造力?

对我来说,这段被迫隔离的时期让我有机会去反思,这是创作过程的必备阶段,通常也是灵感迸发的阶段。 目前我对创造新鲜事物的渴望体现在给家人拍摄的肖像中。 我还隔着篱笆为邻居和附近居民拍了一系列肖像。这是记录当下情况的好方法,还能结交一些新朋友,等一切都过去了,我想邀请他们来烧烤!

您在家中拍摄肖像时使用哪些技术来打光?

受空间和照明设备的限制,我需要用和以往不同的方式打光。 例如,没有大型八角柔光箱,我会在墙壁和倾斜天花板反射闪光灯的光线来营造相似的效果,有效利用家中空间为我脑海中的图像补光。

例如,在给我妈妈拍摄肖像时,我在倾斜天花板和相邻墙壁上分别布置了装有橘色与蓝色滤色片的裸灯进行打光。 同样,哥哥晨跑前的肖像是将装有滤色片的闪光灯放在门外,然后让闪光灯的光线对向相机,模拟出热烈阳光照进屋内的感觉,打造出和大型八角柔光箱相似的光线。我喜欢这种光线的柔和及定向性,由此烘托出的画面非常有电影感。 美丽的夜光及屋内的特点和角度也帮助构图和打光。

在这样优美的光线下创作家庭肖像时,哈苏 X1D II 的表现如何?

使用哈苏 X1D II 中画幅相机拍摄显著增强了图像的细节。 色深更细腻、高光阴影间的过渡更平滑,细节更充沛,纤毫毕露。 从实用角度来看,哈苏 X1D II 能实时预览每个曝光,又无需从超高清电子取景器上移开眼睛,使我能快速在环境光与闪光灯的光线之间找到理想的平衡。

您在居家摄影过程中,有什么心得可以与我们分享吗?

以独特的方式构图和打光时,利用好房屋的特点能带来巨大的优势。 哪种角度能吸引眼球? 自然光投射在哪最动人,出现在一天中的什么时间? 能否移动某些家具搭建一个小的布景? 仔细思考这些问题。我喜欢透过发现的眼睛真正“看到我的家”,于是不断用家里的特色做实验,直到脑海中的图像出现在取景框中。花点时间去享受这个过程吧,给自己一个挑战,你会收获很多惊喜!

除了拍摄本身,我认为现在是学习新技能的绝佳时机。如果你想学习或温习一些技能,现在时间很充裕,一定要把握好这个机会。

关于 STEPHEN SWEENEY

Stephen Sweeney 出生于苏格兰,在英国、美国、德国和比利时等国生活过很多年,多地游历后定居伦敦。 “虽然我偏爱视觉艺术和创作,但直到 20 多岁,音乐一直是我生活的重心。 作为对视觉有高标准的人,拿起相机通过图像表达和创造对我有着难以置信的吸引力,并且很自然地融入我生活的方方面面。” 由于热衷与他人建立联系并互动,Stephen 发现自己爱上了人像摄影,这也成为他大多数作品的主题。 点击这里欣赏他的更多作品。

与最佳拍档,将家里打造成摄影工作室

其他故事

All stories
 杨东 | 长城上,没有一刻风景不值得等待

杨东

长城上,没有一刻风景不值得等待

带着哈苏相机出发,摄影师杨东记录下长城的夏、秋、冬,看尽长城云卷云舒、雪挂枝头、霞光燃烧天际,以镜头丈量长城的宽广与厚重,以漫长的等待,漫读长城这部诗。

 Cooper & Gorfer | Delirium

DELIRIUM

COOPER & GORFER

哈苏大使 Cooper & Gorfer 推出了新作品《Delirium》,刻画了新冠疫情之下,医护人员在这场历史性浩劫中的不懈努力。

 苏唐诗 | 故宫,美得很「平常」

苏唐诗

故宫,美得很「平常」

故宫,坐落京城 600 余年,是中华民族共同的文化记忆。它气势恢宏而又充满底蕴,一座城,叙尽历史与浮沉;一抹红,道尽雍容与典雅。但在摄影师苏唐诗眼里,故宫的美,十分「平常」,每一处皆为风景,每一刻皆在发生,当你以平常而自然的视角面对它,无需过多渲染与修饰,那些斜影、砖瓦、楼宇和色彩,已自成风景。

邱子峰 | 当中画幅呈现,如此简单却又厚重

邱子峰

当中画幅呈现,如此简单却又厚重

在专业美食摄影师邱子峰的印象里,中画幅曾一度是「不堪重负」的体验。随着 XCD 45P 的发布,哈苏 X 系统再次引领中画幅便携新高度,这将为商业摄影师的工作流带来怎样的提升与体验?邱子峰坦言:「我相信如此轻便而又强大的中画幅系统,将会改变我的拍摄方式。」

 COOPER & GORFER  隐叠之墙里的乌托邦

COOPER & GORFER

隐叠之墙里的乌托邦

在作品集《拼接世界里的乌托邦》(Between These Folded Walls, Utopia)中,Cooper & Gorfer 将哈苏 X1D-50c 所拍摄的人物肖像与精妙的拼贴技术和手绘纹理交叠,融合摄影与绘画的艺术美感。

 TOM OLDHAM |  解锁镜头新能力

TOM OLDHAM

解锁镜头新能力

作为最早在 907X 50C 上试用 XH 减焦镜 0.8 的摄影师之一,英国摄影师 Tom Oldham 与希腊模特和社会活动家 Billie Dellios 共同完成了精彩拍摄。XH 减焦镜 0.8 让 H 系统镜头在 X 和 907X 系统相机上获得更广的视角与更大的光圈,帮助 Tom 的肖像拍摄尝试从 f/11 到 f/1,8 的转变,创造出大胆惊人的视觉效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