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OMAN JEHANNO

在秘鲁,匠人隐于世

从利马(Lima),库斯科(Cusco)到普诺(Puno)……摄影师 Roman Jehanno 穿越秘鲁,为传承当地文化的工匠、农民、面包师等拍摄了动人的肖像。如同纳斯卡与印加人在每日工作中保留、传承文化,Roman Jehanno 用 H6D-100c 跟随拍摄这些传承人的肖像,让这些默默无闻的匠人与艺术家为世人所知,同时特让文化的记忆随影像的流传,被铭记。

下一站:秘鲁

南非、巴厘岛、日本……多年来,摄影师 Roman Jehanno 行走不同国家与城市,寻访那些心无旁骛、专注一物的匠人。将拉丁美洲加入行程,Roman 来到秘鲁,从利马出发穿越秘鲁,前往皮斯科(Pisco),伊卡(Ica),纳斯卡(Nazca),阿雷基帕(Arequipa),普诺(Puno),朱莉卡(Juliaca),库斯科(Cusco),阿班凯(Abancay),阿亚库乔(Ayacucho)及其间的小城镇。在旅途中,他遇见了继承印加人传统工艺的制陶大师,富有天赋的织工,代代相传的养驼部落等各种各样的文化传承人。

Img

MARLENY CALLAÑAUPA Q. – 驼毛织工

自 9 岁起,Marleny 就开始从事驼毛编织的工作,从简单的手镯、皮带编织开始,到更为复杂、技术含量更高的雨披、地毯、桌布编织,如今她已是一名娴熟的驼毛织工。从剪驼毛到编织的最后一行,每一道工序都由手工完成。

Img

ANTONIO LICONA TARCO 与他的孙子

82 岁的面包师 Antonio 每天早上 3 点就与他的孙子开始做面包,他的烤炉一次可以烤大约 50 个大面包。烤炉里的扇子让火势持续猛烈,但 Antonio 总能把控好烤炉里的温度,让面包完美出炉。

QUELQANKA 部落 – 养驼人

在安第斯山脉附近的 QUELQANKA 部落,人们世世代代以养驼为生。驯养骆驼的言语,在一代又一代人的繁衍中传承。

Img

ROBERTO LUJANO – UROS 村民

时至今日,Uros 村的村民仍像他们的祖先一样,避开游客,住在漂浮于湖面上的芦苇岛,这是 Uros 村一直以来的生活方式,Roberto 一家只是继承这一传统的其中一个家庭。这个「人造群岛」由将近四十多个以芦苇编织而成的「小岛」组成,建一个芦苇屋需要 15 天,之后还需要 3 个工人用大约 1 个月时间做木筏,才完成「芦苇岛」建造,每个芦苇岛的寿命约为 30 年。

Img

OLIVIA – 艺术家

Olivia 是来自纳斯卡的跨学科艺术家。她花费多年时间,将纳斯卡地区所有已记载的植物花卉以水彩画记录,随后汇编成书,为纳斯卡地区的自然保护工作提供了极大的帮助。

ALBERTO SEGURA – 陶艺大师

Alberto 的古代陶瓷复制品逼真至极,甚至可以「以假乱真」,这是因为除了古老的工艺技巧,他还能够分辨出纳斯卡古陶瓷所使用的沙子、水和粘土的确切数量,从而制作复制品。如今,他与考古学家们密切合作,助力西班牙史前文明的研究工作。

Img

ALEJANDRO FLORES – 织工

66 岁的 Alejandro 是 Taquile 岛的一位著名音乐家和织工,他从父母那里学会使用织机。在海拔 4200 米的喀喀湖地区,这一文化遗产,经由世世代代人的手,流传下来。

Img

MAURO PALOMINO 与儿子 YOVANI – 吉他工匠

Mauro 一家经营着小有名气的吉他生意,连秘鲁的音乐名人都从他们家定制吉他。在儿子 Yovani 满 15 岁后,Mauro 开始向他传授手艺。制作家族独有的吉他孔花需要整整一天的时间,如今,父亲的视力随年龄增长逐渐退化,Yovani 担任起了所有孔花制作的工作。

TORRES 夫人

Torres 夫人为她的女儿们将玉米粒进行分类,以生产一种名为 chicha 的发酵玉米啤酒。从发酵到成酒,酿造一次品质上等的 chicha 需要花费两周的时间。

Img

SATURNINO – 矿工

Saturnino 正在开采的,是几个世纪以来建造 Arequipa 市的白石。他需要花大约一个小时,才能从采石场中提取出一块完美的白石,运气好的一天,他可以凿出约 12 块石头。除了采石工作,Saturnino 现在还会向游客讲解采石场和白石的历史,以及每一次采石的工序。

Img

Q’ESWACHAKA 桥上的编绳者

Q'eswachaka 桥是现存唯一的印加绳桥。穿过Apurimac 河,这里的人们每年都会来到桥上,用当地的草编成线与粗绳,为这座桥加固翻新,以祭奠祖先和神明 Pachamama,如此,保留这座桥,也保留编绳的手艺。

NILDA LUZ LICONA OJEDA & FORTUNATA LICONA OJEDA

36 岁的 Nilda 和 57 岁的 Fortunata 是面包师 Antonio Licona Tarco 的两个女儿。他们住在 Cusco 附近的小城 Oropesa,为父亲贩卖面包。

ROMAN 的用光方法

Roman 对用光有着娴熟的技巧。在拍摄时,他通常只用一个 90x120cm 的柔光箱达到简单却精确的布光:「难度在于,如何让光源与人物之间保持最佳距离,以平衡环境中的自然光。你需要尽可能精确地找到正确的光比。而 H6D-100c 最关键的作用在于它的镜间快门,高达 1/2000s 的闪光同步速度,有效地帮助我压制环境硬光,同时让我的闪光灯能顺利补光。」

老实说,H6D-100c 的性能令人震撼。在两年的使用中,它每一次拍摄都能为我带来惊喜。色彩自然而完美地保留在影像中,即使在弱光下,依然丰富而清晰。一亿像素让人像拍摄得以在大场景中进行,不仅不会丢失脸部细节,还能保留衣服上相当丰富细节,你甚至可以在一张全身照中看清衣物的纤维。这对于艺术证明非常有用。

关于 ROMAN JEHANNO

法国摄影师 Roman Jehanno 从 17 岁开始就对摄影着迷,于 2008 年从巴黎摄影学院毕业。学生时期,他在课堂上接触了哈苏 503CW,便从此与哈苏结下不解之缘。2014 年, Roman 成为「哈苏大师」赛获奖者。点击了解更多他在秘鲁的肖像系列。

与极致影像

一起探索世界

其他故事

All stories
 Cooper & Gorfer | Delirium

DELIRIUM

COOPER & GORFER

哈苏大使 Cooper & Gorfer 推出了新作品《Delirium》,刻画了新冠疫情之下,医护人员在这场历史性浩劫中的不懈努力。

 苏唐诗 | 故宫,美得很「平常」

苏唐诗

故宫,美得很「平常」

故宫,坐落京城 600 余年,是中华民族共同的文化记忆。它气势恢宏而又充满底蕴,一座城,叙尽历史与浮沉;一抹红,道尽雍容与典雅。但在摄影师苏唐诗眼里,故宫的美,十分「平常」,每一处皆为风景,每一刻皆在发生,当你以平常而自然的视角面对它,无需过多渲染与修饰,那些斜影、砖瓦、楼宇和色彩,已自成风景。

邱子峰 | 当中画幅呈现,如此简单却又厚重

邱子峰

当中画幅呈现,如此简单却又厚重

在专业美食摄影师邱子峰的印象里,中画幅曾一度是「不堪重负」的体验。随着 XCD 45P 的发布,哈苏 X 系统再次引领中画幅便携新高度,这将为商业摄影师的工作流带来怎样的提升与体验?邱子峰坦言:「我相信如此轻便而又强大的中画幅系统,将会改变我的拍摄方式。」

 COOPER & GORFER  隐叠之墙里的乌托邦

COOPER & GORFER

隐叠之墙里的乌托邦

在作品集《拼接世界里的乌托邦》(Between These Folded Walls, Utopia)中,Cooper & Gorfer 将哈苏 X1D-50c 所拍摄的人物肖像与精妙的拼贴技术和手绘纹理交叠,融合摄影与绘画的艺术美感。

 TOM OLDHAM |  解锁镜头新能力

TOM OLDHAM

解锁镜头新能力

作为最早在 907X 50C 上试用 XH 减焦镜 0.8 的摄影师之一,英国摄影师 Tom Oldham 与希腊模特和社会活动家 Billie Dellios 共同完成了精彩拍摄。XH 减焦镜 0.8 让 H 系统镜头在 X 和 907X 系统相机上获得更广的视角与更大的光圈,帮助 Tom 的肖像拍摄尝试从 f/11 到 f/1,8 的转变,创造出大胆惊人的视觉效果。

 DINO KUŽNIK  美国西部的孤独感

DINO KUŽNIK

美国西部的孤独感

来自斯洛文尼亚的创作者 Dino Kužnik 对拍摄美国西部满怀兴致。在纽约封城数月后,他开始了为期两周的公路旅行,从科罗拉多、犹他州、亚利桑那州,一直来到新墨西哥州。Dino 曾用过中画幅胶片相机,这次,他选择使用 X1D II 50C 搭配 XCD 45 和 XCD 90 镜头尝试中画幅数码摄影。穿梭于崎岖的沙漠景观中,Dino 的作品宛如令时光倒流,带领我们回到一个昔日的美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