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EVIN ARNOLD and the H6D-50c

摩托车改装工作室里的工匠

没有任何语言可以真正表达 Jackson Whittaker 对改装摩托的热情。他的工作室 Prospector Motorcycles 充满了半组合式摩托车和一些复古配件,比如凯旋(Triumph)、雅马哈(Yamaha)、本田(Honda)、咖啡骑士(Café racers)和 Chopper。他最新入手的是一款老式俄罗斯军用摩托车,他正在重新改造这辆摩托车,他打算从春天和父亲从加拿大惠斯勒骑行去阿拉斯加州。

Jackson Whittaker
快门速度:1/60sec
光圈: f/3,5
焦距:50,0mm (HC 50 II)
ISO:3200

我很喜欢拍摄像 Jackson 这样的工匠。和所有充满热情的创造者一样,他的精湛技艺与对人生的满足感来源于多年的手艺积淀,手艺对他而言,已成为人生的重要组成部分。对 Jackson 而言,他的人生与摩托车息息相关。不论是他的双手和心灵,还是他的工具和摩托车,都是他灵感来源的一部分。

快门速度:1/60 sec
光圈: f/3,5
焦距:50,0mm (HC 50 II)
ISO:3200

认识越来越多的工匠后,我逐渐意识到重造一个双联发动机也好,打造一个蹄铁也好,都只是他们精湛技艺的一部分。另一部分来源于他们的爱、创造性、持之以恒的耐心和激情。

他们的人生是不断学习并付诸实践的过程。他们如此真实的人生,对我而言,是个完美的主题。在我的职业生涯中,我一直致力于拍摄真实和现实主义的作品。我希望我的作品可以深刻地揭示被拍摄者的想法,传达特殊的情绪,兼具美感与真实性。

快门速度:1/180sec
光圈:f/3,5
焦距:50,0mm (HC 50 II)
ISO:3200

拍摄 Jackson 的摩托车工作室时,我遇到的技术难题在于,仅有日光灯照明,并且非常杂乱,室内的自然光线及视觉效果都不太适合摄影;但对摩托车爱好者而言,这里宛如天堂。观察一番这个地方后,我意识到我需要灯光。起初,我想车库门口的自然光线也许能起作用,但室外的顶棚挡住了大部分光线。于是我最终决定调整室内的日光灯。

快门速度:1/180sec
光圈:f/3,5
焦距:50,0mm (HC 50 II)
ISO:6400

但是,我并不想日光灯照亮摩托车店。不仅因为我更喜欢拍摄自然光线下的画面,也因为打光与摆拍会破坏这里的真实性。这个空间的目的在于改造摩托车,而我希望能够在照片中传达这样的信息。我一直认为,最好的摄影灵感往往不在于摄影师,而是来自拍摄对象。

当我观察这个地方并于 Jackson 交谈关于摩托车的话题时,他不经意提到他经常在结束日常工作后,晚上来这里工作。他曾用 iPhone 拍摄过发动机,并且觉得照片效果很棒。我没见过那张照片,但他立刻改变了我的拍摄思路,让我发现了一种全新的创作可能。我决定晚上拍摄 Jackson 在他的摩托车工作室专注工作的样子。这样一来,即使光线条件非常有限,但工作室内的杂乱可以被黑暗埋没,创造一种不同于白天的凌乱感。

Jackson Whittaker
快门速度:1/60sec
光圈: f/3,5
焦距:50,0mm (HC 50 II)
ISO:3200

通过多年拍摄运动员和普通人的经历,我意识到往往最棒的拍摄灵感来自拍摄对象。摄影师很容易被先入为主的最佳摄影内容影响。那种对最佳摄影作品的主观认识,容易影响摄影师的拍摄。

随着年岁渐长,我才意识到我并不需要掌控所有的事情,我的主观想法也不是最重要的因素,最终的摄影作品才是关键。这种情况下,Jackson 想到了一个我完全没想到的好主意。

快门速度:1/125sec
光圈: f/3,5
焦距:50,0mm (HC 50 II)
ISO:3200

最终我决定借助工作室内的现有光线拍摄照片。实际上,大部分照片的光线都是靠工作台上的一支日光灯完成。哈苏 H6D-50c 在这样的拍摄条件下依然可以拍出高清画质并呈现暗部细节,非常实用。

这些照片都是使用 HC 3.5/50mm II 镜头拍摄所得,ISO 3200,大部分采用 1/60s-1/125s 的快门速度。再多一点光线就会使 Jackson 工作室的亮部细节过曝,在暗部添加光线也会破坏整体的画面感。于是,我在后期处理时将暗部细节去除。

对我而言,这就是哈苏 H6D-50c 对比其他全画幅相机的优势。它不仅可以呈现暗部细节,而且画面颜色和人物肤色非常自然清晰。

快门速度:1/60sec
光圈: f/3,5
焦距: 50,0mm (HC 50 II)
ISO:3200

最后,这场拍摄变成了一个在有限条件下创造的案例。我常常发现在不太理想的拍摄条件下,反而会激发我改变思维方式,从而想到一些非常独特的拍摄灵感。哈苏 H6D-50c 几乎可以胜任任何光线条件,大大提高了我的创作自由。



数字化复刻,3D 互动模型与多重拍摄下的达·芬奇早期作品

为了以数字化方式复刻达·芬奇(Leonardo da Vinci)的早期手稿,博洛尼亚大学(University of Bologna)建筑系的学者将 H6D-400c MS 结合他们所开发的软件 ISLe (InSight Leonardo),为这些已有几百年历史的珍贵文物建构了 3D 模型

阅读全文

GÜNTHER EGGER

H6D-400C MS 每一处藏着曾被忽略的惊喜

对于奥地利的产品摄影师 Günther Egger 来说,细节就是一切。 为了捕捉到物体的每个细节,他选择哈苏 H6D-400c MS。

阅读全文

ERIK JOHANSSON

记忆干涸

哈苏大使 Erik Johansson 探索了与怀旧有关的概念,以及如何将时间和地点留在我们的记忆中。

阅读全文

HENGKI KOENTJORO

单色极简主义遇上哈苏 X1D

Hengki Koentjoro 的作品,通过简单场景和黑白色调呈现了简约的美妙。在日本旅行时,Hengki 使用 X1D-50c 和 XCD 45 镜头探索了北海道的自然风光。

阅读全文

Kim Keever

绘画还是抽象摄影?

艺术摄影师 Kim Keever 一直在寻找一种在桌面上拍摄风景图像的方法。 当时他的一位朋友打算掉一个 100 加仑的鱼缸,这时 Kim 的灵感来了,开始利用鱼缸进行实验。

阅读全文

Justin Mott

给一个地方的情书

过去十年来,推动常驻于越南的摄影师 Justin Mott 不断前进的是新闻摄影的研究,这一次是关于「 橙剂事件」所引起的影响。

阅读全文

JULIA FULLERTON-BATTEN

泰晤士河的故事

哈苏大使 Julia Fullerton-Batten 着迷于泰晤士河的所有故事,她使用哈苏 H6D-100c 「讲述」了一些发生于泰晤士河上有关生与死的故事。

阅读全文

Freddie Child-Villiers

用 X1D 镜头探秘东非

在三个月的时间内,Freddie 穿越了十个国家超过 20,000 公里,开始使用 X1D-50c 拍摄坦桑尼亚北部和肯尼亚的东非部落。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