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Jeremy Snell

行摄恒河的四位摄影师

印度“大壶节”是印度教的朝圣节日,每年吸引超过一亿人聚集至印度中部的恒河进行沐浴净身。四名摄影师前往印度,以自身视角及独特的摄影风格记录了这次文化之旅。Gabriel Flores、Joe Greer、Jeremy Snell及 Dan Tom均来自美国,并与Kamalan文化旅行社进行合作,他们有着电影摄影、纪录片、旅行、街头摄影等不同的行业背景,均对印度文化表现出深深的热爱及探索精神。摄影师们使用X1D-50c相机,从独特视角,记录下了这段难忘的旅程。

© DAN TOM

自我介绍

Gabriel (GF): 我叫Gabriel Flores,我在亚利桑那州图森西南部出生并长大,但现主要常驻纽约布鲁克林,一住就是7年。我是一名摄影师和电影制作人,主要从事纪录片及故事片的拍摄工作,聚焦普通大众及他们的故事。

Joe (JG): 我叫Joe Greer,住在纽约布鲁克林。我的摄影风格是记录片及街头风格。我拍摄的题材各式各样,主要以原创和商业摄影为主,说实话,我只是单纯的喜欢记录生活。

Jeremy (JS): 我叫Jeremy Snell,我是一名电影摄影师和人道主义摄影师。我虽然常驻纽约布鲁克林,但一年中大部分时间都是在世界各地出差。我主要从事肖像摄影。

Dan (DT): 我叫Dan Tom,来自并常驻加利福尼亚州的旧金山。我喜欢旅行,探索和记录身边的故事,比如文化、风光、人物等等,希望我的作品能够体现当地的精髓。

© GABRIEL FLORES

© JOE GREER

和几位视觉艺术者聚在一起在印度旅行是什么样的体验?

JG: 我觉得真是棒极了!团队的情谊非常打动人心。看着大家以各自的方式去拍摄,很具有启发意义,让我想要多待在这里一段时间,继续拍摄。

GF: 说实话,我比想象中更享受这段经历。无论是旅行还是摄影,我通常比较排斥团体活动。但这次旅行的管理把控得特别好,因为印度非常大,而且有很多值得观赏的地方。不过我经常脱离团队,我希望能够有自己的时间和空间,去探索和拍摄。

© JEREMY SNELL

其他摄影师在身旁,会不会影响你的拍摄?

DT: 虽然我们一起旅行,但我们都想要独自感受印度大壶节。所以每次日出日落我们出发的时候,我们都会分头行动,各自拍摄,这样可以保证大家拍的东西不重复。如果你看了这次旅程的作品,就会发现每个作品都各不相同,这很酷。

GF: 跟团活动的大部分时间里,我几乎不拍任何东西。我只会在独处的时候和在独特环境下拿出相机进行拍摄。所以其他人不会影响我的拍摄,但会影响我什么时候拍什么时候不拍。

© GABRIEL FLORES

© GABRIEL FLORES

作为一名西方摄影师,在印度拍摄遇到了什么挑战?如何接近拍摄目标?

JS: 过去六年中,我每一年都在印度拍摄。每次旅程都遇到不同的挑战。我认为对于一个外国人而言,拥有一个包容的心态和谦卑的态度是最重要的。你是在别人家里做客,所以千万别傲慢。我经常在拍摄人们肖像之前征求他们的同意,当你谦卑又自信的与人沟通时,人们的接受度会更高一些。现实生活中,也有一些人不愿意被拍,从我个人的经验看,大部分的人都是乐于接受的。

JG: 我以温和的微笑与大多数拍摄目标接近。我在印度拍的99%的人都乐于接受拍摄。甚至有人会跳到相机面前,主动想要被拍。说实话,这世界上我拍摄过的所有地方,印度在摄影方面是最热情、欢迎、开放的国家之一。这是我喜欢来印度的一大原因。它非常美丽,我喜欢将它的美向世界展示,否则人们就没有机会感受它的美。

GF: 印度是一个特别开放和友好的国家。我接近拍摄目标的最佳方式,就是简单地说声“你好”,如果有语言障碍就打手势。我注意到印度人对被拍这件事情是非常包容的,但有些人也不愿意接受,我通常微笑回应说“没问题”。在接近拍摄目标方面,我不会给人太多的压迫感。

© JOE GREER

作品中呈现的色彩都非常生动。你们是如何处理这些场景的拍摄?使用混合光源还是自然光 ?

JS: 在拍摄肖像照时,我喜欢简单点。我喜欢单一光源和背景光。我观察灯光并思考增加光源或改变布光时,会根据自然环境来进行调节。我会让灯光衬托脸部区域,吸引观众目光。

JG: 印度是一个非常色彩斑斓的国家。我从来没见过这样丰富的色彩。色彩在我构图的过程中扮演了非常重要的角色,这就是我唯一着重处理的。

© DAN TOM

© JOE GREER

哈苏相机是如何帮助你的创作的?

DT: 每一份文件都保留了大量信息,我可以进一步进行后期编辑而不以牺牲画面质量为代价。我很欣赏这一点,因为我喜欢对照片中的色彩、阴影、曝光等等元素进行创意编辑。

JS: X1D输出的文件是这部相机让我最印象深刻的。锐度、对比度及色彩都能够与大型中画幅相机相媲美。这些影像美丽得让人无法想象。

© JEREMY SNELL

使用X1D进行拍摄与使用过的其他相机有什么不同?

DT: 最大的区别就是画质。X1D输出的照片尺寸超大,100MB以上!

GF: 我第一次拿起X1D相机,内心是持怀疑态度的,因为这是我使用的第一部数码中画幅相机,这部相机拍摄画面的清透度有点太强烈,有时候让人生畏。但在印度用了几天之后,我爱上了它。它小巧集成,非常便携,适合长时间行走拍摄。

© DAN TOM

© JEREMY SNELL

了解更多

了解更多Gabriel、 Joe、 Jeremy和 Dan的印度之旅以及Kamalan文化旅行社的日常更新账号,请访问其 网页

邱子峰

当中画幅呈现,如此简单却又厚重

在专业美食摄影师邱子峰的印象里,中画幅曾一度是「不堪重负」的体验。随着 XCD 45P 的发布,哈苏 X 系统再次引领中画幅便携新高度,这将为商业摄影师的工作流带来怎样的提升与体验?邱子峰坦言:「我相信如此轻便而又强大的中画幅系统,将会改变我的拍摄方式。」

Read more

Tom Oldham

XCD 45P 下的街头肖像

哈苏 H 系列摄影师 Tom Oldham 是最早使用 XCD 45P 镜头的摄影师之一,带着它走出影棚在冬日伦敦街头即兴创作,测试这款轻量级的中画幅镜头。

Read more

Douglas Kirkland

遇见「传奇」的那天

Douglas Kirkland 用他的哈苏 500C 相机拍摄了玛丽莲·梦露(Marilyn Monroe)众多著名作品。在创造这些经典之前,他还曾在街头邂逅维克多·哈苏(Victor Hasselblad)先生本人。

Read more

Mats Lind

滑雪赛道上的速度与激情

不同于普通体育摄影,Mats Lind 企图以抽象画面记录世界顶尖滑雪选手滑下坡道时的情景。当选手以 100 千米每小时的速度经过他身边,他几乎仅有一秒钟的时间去捕捉这个瞬间。Mats 将曝光不同的几张照片进行了合成,以油画般的艺术效果展现运动员角逐世界冠军的激动心情。

Read more

BROCK ELBANK

现在,你如何看待我?

历时 33 个月,Brock Elbank 拍摄了 30 位先天性色素痣患者,这种极其罕见的胎记最多可覆盖人体 80% 的皮肤,全世界仅有不到 1% 的人患有这种先天疾病。

Read more

背后的故事

Herring & Herring

Herring & Herring,一个在名人与乐坛领域备受青睐的摄影团队,它由创意大师 Dimitri Scheblanov 和 Jesper Carlsen 联手成立,两位天才的合作,背后又有怎样精彩的故事?

Read more

TOM OLDHAM

消逝中的艺术,应一「亿」记录

人像摄影师 Tom Oldham 花了将近 20 年,记录了伦敦东区的酒吧中随时代老去的爵士乐队,这组名为《最后的歌者》系列作品,被世界摄影奖评为「2018 年最佳肖像类作品」。

Read more

Johan Renck

重返「切尔诺贝利」

瑞典导演 Johan Renck 带着轻巧便携的哈苏 X1D-50c 踏上他的创意之旅,拍摄了一些系列人物剧照。在他最新执导的迷你剧《切尔诺贝利》中,他通过这台中画幅相机,展现了居中所复原的 1986 年苏维埃乌克兰面貌。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