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Jeremy Snell

行摄恒河的四位摄影师

印度“大壶节”是印度教的朝圣节日,每年吸引超过一亿人聚集至印度中部的恒河进行沐浴净身。四名摄影师前往印度,以自身视角及独特的摄影风格记录了这次文化之旅。Gabriel Flores、Joe Greer、Jeremy Snell及 Dan Tom均来自美国,并与Kamalan文化旅行社进行合作,他们有着电影摄影、纪录片、旅行、街头摄影等不同的行业背景,均对印度文化表现出深深的热爱及探索精神。摄影师们使用X1D-50c相机,从独特视角,记录下了这段难忘的旅程。

© DAN TOM

自我介绍

Gabriel (GF): 我叫Gabriel Flores,我在亚利桑那州图森西南部出生并长大,但现主要常驻纽约布鲁克林,一住就是7年。我是一名摄影师和电影制作人,主要从事纪录片及故事片的拍摄工作,聚焦普通大众及他们的故事。

Joe (JG): 我叫Joe Greer,住在纽约布鲁克林。我的摄影风格是记录片及街头风格。我拍摄的题材各式各样,主要以原创和商业摄影为主,说实话,我只是单纯的喜欢记录生活。

Jeremy (JS): 我叫Jeremy Snell,我是一名电影摄影师和人道主义摄影师。我虽然常驻纽约布鲁克林,但一年中大部分时间都是在世界各地出差。我主要从事肖像摄影。

Dan (DT): 我叫Dan Tom,来自并常驻加利福尼亚州的旧金山。我喜欢旅行,探索和记录身边的故事,比如文化、风光、人物等等,希望我的作品能够体现当地的精髓。

© GABRIEL FLORES

© JOE GREER

和几位视觉艺术者聚在一起在印度旅行是什么样的体验?

JG: 我觉得真是棒极了!团队的情谊非常打动人心。看着大家以各自的方式去拍摄,很具有启发意义,让我想要多待在这里一段时间,继续拍摄。

GF: 说实话,我比想象中更享受这段经历。无论是旅行还是摄影,我通常比较排斥团体活动。但这次旅行的管理把控得特别好,因为印度非常大,而且有很多值得观赏的地方。不过我经常脱离团队,我希望能够有自己的时间和空间,去探索和拍摄。

© JEREMY SNELL

其他摄影师在身旁,会不会影响你的拍摄?

DT: 虽然我们一起旅行,但我们都想要独自感受印度大壶节。所以每次日出日落我们出发的时候,我们都会分头行动,各自拍摄,这样可以保证大家拍的东西不重复。如果你看了这次旅程的作品,就会发现每个作品都各不相同,这很酷。

GF: 跟团活动的大部分时间里,我几乎不拍任何东西。我只会在独处的时候和在独特环境下拿出相机进行拍摄。所以其他人不会影响我的拍摄,但会影响我什么时候拍什么时候不拍。

© GABRIEL FLORES

© GABRIEL FLORES

作为一名西方摄影师,在印度拍摄遇到了什么挑战?如何接近拍摄目标?

JS: 过去六年中,我每一年都在印度拍摄。每次旅程都遇到不同的挑战。我认为对于一个外国人而言,拥有一个包容的心态和谦卑的态度是最重要的。你是在别人家里做客,所以千万别傲慢。我经常在拍摄人们肖像之前征求他们的同意,当你谦卑又自信的与人沟通时,人们的接受度会更高一些。现实生活中,也有一些人不愿意被拍,从我个人的经验看,大部分的人都是乐于接受的。

JG: 我以温和的微笑与大多数拍摄目标接近。我在印度拍的99%的人都乐于接受拍摄。甚至有人会跳到相机面前,主动想要被拍。说实话,这世界上我拍摄过的所有地方,印度在摄影方面是最热情、欢迎、开放的国家之一。这是我喜欢来印度的一大原因。它非常美丽,我喜欢将它的美向世界展示,否则人们就没有机会感受它的美。

GF: 印度是一个特别开放和友好的国家。我接近拍摄目标的最佳方式,就是简单地说声“你好”,如果有语言障碍就打手势。我注意到印度人对被拍这件事情是非常包容的,但有些人也不愿意接受,我通常微笑回应说“没问题”。在接近拍摄目标方面,我不会给人太多的压迫感。

© JOE GREER

作品中呈现的色彩都非常生动。你们是如何处理这些场景的拍摄?使用混合光源还是自然光 ?

JS: 在拍摄肖像照时,我喜欢简单点。我喜欢单一光源和背景光。我观察灯光并思考增加光源或改变布光时,会根据自然环境来进行调节。我会让灯光衬托脸部区域,吸引观众目光。

JG: 印度是一个非常色彩斑斓的国家。我从来没见过这样丰富的色彩。色彩在我构图的过程中扮演了非常重要的角色,这就是我唯一着重处理的。

© DAN TOM

© JOE GREER

哈苏相机是如何帮助你的创作的?

DT: 每一份文件都保留了大量信息,我可以进一步进行后期编辑而不以牺牲画面质量为代价。我很欣赏这一点,因为我喜欢对照片中的色彩、阴影、曝光等等元素进行创意编辑。

JS: X1D输出的文件是这部相机让我最印象深刻的。锐度、对比度及色彩都能够与大型中画幅相机相媲美。这些影像美丽得让人无法想象。

© JEREMY SNELL

使用X1D进行拍摄与使用过的其他相机有什么不同?

DT: 最大的区别就是画质。X1D输出的照片尺寸超大,100MB以上!

GF: 我第一次拿起X1D相机,内心是持怀疑态度的,因为这是我使用的第一部数码中画幅相机,这部相机拍摄画面的清透度有点太强烈,有时候让人生畏。但在印度用了几天之后,我爱上了它。它小巧集成,非常便携,适合长时间行走拍摄。

© DAN TOM

© JEREMY SNELL

了解更多

了解更多Gabriel、 Joe、 Jeremy和 Dan的印度之旅以及Kamalan文化旅行社的日常更新账号,请访问其 网页

GÜNTHER EGGER

H6D-400C MS 每一处藏着曾被忽略的惊喜

对于奥地利的产品摄影师 Günther Egger 来说,细节就是一切。 为了捕捉到物体的每个细节,他选择哈苏 H6D-400c MS。

阅读全文

ERIK JOHANSSON

记忆干涸

哈苏大使 Erik Johansson 探索了与怀旧有关的概念,以及如何将时间和地点留在我们的记忆中。

阅读全文

HENGKI KOENTJORO

单色极简主义遇上哈苏 X1D

Hengki Koentjoro 的作品,通过简单场景和黑白色调呈现了简约的美妙。在日本旅行时,Hengki 使用 X1D-50c 和 XCD 45 镜头探索了北海道的自然风光。

阅读全文

Kim Keever

绘画还是抽象摄影?

艺术摄影师 Kim Keever 一直在寻找一种在桌面上拍摄风景图像的方法。 当时他的一位朋友打算掉一个 100 加仑的鱼缸,这时 Kim 的灵感来了,开始利用鱼缸进行实验。

阅读全文

Justin Mott

给一个地方的情书

过去十年来,推动常驻于越南的摄影师 Justin Mott 不断前进的是新闻摄影的研究,这一次是关于「 橙剂事件」所引起的影响。

阅读全文

JULIA FULLERTON-BATTEN

泰晤士河的故事

哈苏大使 Julia Fullerton-Batten 着迷于泰晤士河的所有故事,她使用哈苏 H6D-100c 「讲述」了一些发生于泰晤士河上有关生与死的故事。

阅读全文

Freddie Child-Villiers

用 X1D 镜头探秘东非

在三个月的时间内,Freddie 穿越了十个国家超过 20,000 公里,开始使用 X1D-50c 拍摄坦桑尼亚北部和肯尼亚的东非部落。

阅读全文

Hans Strand

人造土地

从冰冻北极到热带雨林再到干燥沙漠,风光摄影师 Hans Strand 深受大自然吸引。在作品《人造土地》中,他使用哈苏 H6D-100c,从空中视角审视人类活动对大自然的干扰。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