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宫,坐落京城 600 余年,是中华民族共同的文化记忆。它气势恢宏而又充满底蕴,一座城,叙尽历史与浮沉;一抹红,道尽雍容与典雅。但在摄影师苏唐诗眼里,故宫的美,十分「平常」,每一处皆为风景,每一刻皆在发生,当你以平常而自然的视角面对它,无需过多渲染与修饰,那些斜影、砖瓦、楼宇和色彩,已自成风景:

相机: X1D II 50C
镜头: XCD 4/21

从前,它是皇家的恢宏宫殿,是至高无上的权力象征,接受着万人跪拜,演绎着历史风云,映照着时代变迁;但它更是中华民族的智慧结晶和文化瑰宝。它,有一个冷峻威严的名字:紫禁城。这座世界上现存规模最大、保存最完整的宫殿建筑群,在华夏大地上已历经 600 年风雨。如今,它又是属于全人类的文化遗产,迎接着世人敬仰,凝结着民族的自豪,人们又亲切地称之为:故宫。

2013 年底,一次偶然的故宫游使我深深的爱上了它。从此,我便一发而不可收。6 年来,我前前后后 40 多次从河南老家来到北京,拍下了故宫的春夏秋冬,最终集结成《看见,不一样的故宫》一书。

拍了这么多次故宫,依然还是觉得拍不够。2019 年冬,我带着哈苏 X1D II 50C 又一次出发前往北京,期待收获不一样的故宫冬日风景。

相机: X1D II 50C
镜头: XCD 2,8/135
相机: X1D II 50C
镜头: XCD 2,8/135

想拍好故宫,并非易事,尤其是想拍到没有人的故宫,更是难上加难。这里一年四季都是旅游旺季,只有到了冬季,人流量才相对小一些。所以冬季是拍摄的好时机,只要不怕冷,在故宫开门前 40 分钟赶到午门排队,便可以赶上第一批进宫。然后,一路跑一路拍,如此,便可捕捉到故宫静谧的一面,将这些难得的风景收入囊中。

斜阳漫雪,朱色郁浓

有人说:「建筑是光影的容器。」而在冬季,故宫里的每座殿堂都变成了光影的宝盒,阳光可以大大方方地穿过户牖拥进室内。阅是楼里光线更是充足,宝座床屏风上戏曲人物画也被阳光照亮,一时仿佛舞台灯光聚焦,上演着穿越时空的剧目。举起相机,贴近花窗,将窗户玻璃反射出的畅音阁倒影与人物画一并收入画面,则别有一番韵味。

相机: X1D II 50C
镜头: XCD 4/21
相机: X1D II 50C
镜头: XCD 2,8/135

从光线特点上看,冬季更是拍摄故宫的最佳时机。冬季全天阳光斜照、光线柔和、光影对比明显,最有利于建筑色彩与质感的表达。

提起故宫的建筑色彩,最令人难忘的,便是那一抹「故宫红」。600 多年前,它被选定作为皇家宫殿的主要色彩之一,便蕴藏着皇家的庄重感与历史的厚重感。故宫的红,深邃、浓郁却不艳丽,十分耐看。这样的色彩,想要在照片中精准还原,其实非常困难。

但在用哈苏相机拍下第一张照片时,画面中的色彩让我十分惊喜,甚至该说,难以置信。如此难以表现的「故宫红」,在哈苏的镜头下,仿佛「卸下了心防」,自然而真实地走进画面中,还原它的每一分魅力。

尽管中画幅提供了广阔的后期空间,随意进行调节也不会给画质带来损耗,但用哈苏拍出来的照片,色彩还原已十分精准,基本也没有太大后期的必要。这一次,选择以哈苏相机的细腻成像表现故宫冬日,一切恰到好处。

相机: X1D II 50C
镜头: XCD 1,9/80
相机: X1D II 50C
镜头: XCD 2,8/135
相机: X1D II 50C
镜头: XCD 2,8/135

当下雪的时候,占据视觉主导的「故宫红」,则被铺天盖地的雪白所簇拥。白雪皑皑里透着朱红瓦绿,故宫的色彩,迎来另一番模样。此时的故宫,就像一位充满故事却又默然静坐的老者,历经沧桑,淡笑安然。

相机: X1D II 50C
镜头: XCD 4/21
相机: X1D II 50C
镜头: XCD 4/21

远近高低,别有风景

除了色彩表现,拍摄故宫这样的古建筑,细节与空间也是两个重要的表现纬度。所以,我往往会准备好几支合适的镜头再前往。

古建筑大多在布局上会有空间狭窄的特点,楼宇之间距离比较小,一支超广角镜头 XCD 4/21 足以应对;对于建筑内部的细节,大光圈镜头 XCD 1,9/80 则能帮助创造柔美的虚化,分离背景中的游客,让视线聚焦;除了形形色色的物件,故宫的建筑外部装饰也是别具一格的风景,面对这些「高高在上」的飞檐以及远处的石柱,我会将镜头换成 XCD 2,8/135 搭配 1.7 倍增距镜,不错过任何精彩的细节。

只有准备充分,才能在令人眼花缭乱的古建筑群中,游刃有余。

相机: X1D II 50C
镜头: XCD 4/21
相机: X1D II 50C
镜头: 1,9/80
相机: X1D II 50C
镜头: XCD 2,8/135

四时之景,共叙今昔

故宫的美,不只在于匠心独运的建筑设计与其中的瑰丽珍宝,四时之景,映入故宫城墙,便也是一道独有韵味的风光。

冬日的北方,树木落叶,故宫也不例外,但对于故宫拍摄来说,却正合适。繁茂的枝叶不再如以往那样干扰拍摄,反而以那些干枯的枝条、婆娑的光影作陪衬,更能烘托气氛,还可以为画面增添些许节奏感。

抬眼看去,光秃秃的丫杈划碎了湛蓝的天空,于是,隔着宫墙,我把这些树枝拍了下来,画面顿时稍显悲壮,似乎在叙说着故宫 600 多年的沧桑过往。

相机: X1D II 50C
镜头: XCD 1,9/80

从琼楼玉宇、飞檐走兽、瑰丽珍宝再到墙外枝丫,故宫永远拍不尽。作为整个华夏大地的文化标志,故宫集中了古人「天人合一」的哲思,彰显着中华文明「兼容并蓄、和而不同」的精神。它是平常却又极不平常的美,常令人倾尽全力,也只解读到其中一二。

但正因如此,更让人流连忘返。故宫如一本厚重的书,值得一读再读。不管需耗费多长时间,当握着相机,慢下脚步,徜徉宫殿与园林石路,看雪降雪融,柳谢花开,无需过分雕琢,相机中那抹艳而不溢的「故宫红」,终会娓娓道来,关于往者,关于来者,关于它所承载的一切。

相机: X1D II 50C
镜头: XCD 4/21

关于苏唐诗

古建筑摄影家,中国摄影家协会会员、中国文物学会会员,著有《古建筑摄影技法与实战》《看见,不一样的故宫》等书。

真实还原每一分色彩

其他故事

 杨东 | 长城上,没有一刻风景不值得等待

杨东

长城上,没有一刻风景不值得等待

带着哈苏相机出发,摄影师杨东记录下长城的夏、秋、冬,看尽长城云卷云舒、雪挂枝头、霞光燃烧天际,以镜头丈量长城的宽广与厚重,以漫长的等待,漫读长城这部诗。

 Cooper & Gorfer | Delirium

DELIRIUM

COOPER & GORFER

哈苏大使 Cooper & Gorfer 推出了新作品《Delirium》,刻画了新冠疫情之下,医护人员在这场历史性浩劫中的不懈努力。

邱子峰 | 当中画幅呈现,如此简单却又厚重

邱子峰

当中画幅呈现,如此简单却又厚重

在专业美食摄影师邱子峰的印象里,中画幅曾一度是「不堪重负」的体验。随着 XCD 45P 的发布,哈苏 X 系统再次引领中画幅便携新高度,这将为商业摄影师的工作流带来怎样的提升与体验?邱子峰坦言:「我相信如此轻便而又强大的中画幅系统,将会改变我的拍摄方式。」

 COOPER & GORFER  隐叠之墙里的乌托邦

COOPER & GORFER

隐叠之墙里的乌托邦

在作品集《拼接世界里的乌托邦》(Between These Folded Walls, Utopia)中,Cooper & Gorfer 将哈苏 X1D-50c 所拍摄的人物肖像与精妙的拼贴技术和手绘纹理交叠,融合摄影与绘画的艺术美感。

 TOM OLDHAM |  解锁镜头新能力

TOM OLDHAM

解锁镜头新能力

作为最早在 907X 50C 上试用 XH 减焦镜 0.8 的摄影师之一,英国摄影师 Tom Oldham 与希腊模特和社会活动家 Billie Dellios 共同完成了精彩拍摄。XH 减焦镜 0.8 让 H 系统镜头在 X 和 907X 系统相机上获得更广的视角与更大的光圈,帮助 Tom 的肖像拍摄尝试从 f/11 到 f/1,8 的转变,创造出大胆惊人的视觉效果。

 DINO KUŽNIK  美国西部的孤独感

DINO KUŽNIK

美国西部的孤独感

来自斯洛文尼亚的创作者 Dino Kužnik 对拍摄美国西部满怀兴致。在纽约封城数月后,他开始了为期两周的公路旅行,从科罗拉多、犹他州、亚利桑那州,一直来到新墨西哥州。Dino 曾用过中画幅胶片相机,这次,他选择使用 X1D II 50C 搭配 XCD 45 和 XCD 90 镜头尝试中画幅数码摄影。穿梭于崎岖的沙漠景观中,Dino 的作品宛如令时光倒流,带领我们回到一个昔日的美国。

ANNA DEVÍS & DANIEL RUEDA  与 907X 50C 开拓创意宇宙

ANNA DEVÍS & DANIEL RUEDA

与 907X 50C 开拓创意宇宙

从哈苏悠久的历史中汲取灵感,创意摄影组合、哈苏大使 Anna Devís & Daniel Rueda 使用新款 907X 50C 相机,以哈苏的特征进行创作。复刻场景、模仿唱片机、绘制星座图……两人不仅在其中开拓全新创意宇宙,所成就的每幅作品,也将这款相机的耐用性、经典设计以及技术底蕴一一展现。

ADAM WEIST  穿越新西兰:从雨林到火山

ADAM WEIST

穿越新西兰:从雨林到火山

2020 年 3 月,洛杉矶摄影师 Adam Weist 在新西兰的风景中沉醉。从雨林的倾盆大雨到活跃的火山上的暴风雪,新西兰多样化的生态与景观,让 Adam 为之动容。带着 X1D II 50C 一一拜访,Adam 与他的相机以细腻的影像,把这个国度的美与我们分享,带我们走入风光摄影师的向往之景中。

 数字化复刻,3D 互动模型与多重拍摄下的达·芬奇早期作品

数字化复刻,3D 互动模型与多重拍摄下的达·芬奇早期作品

为了以数字化方式复刻达·芬奇(Leonardo da Vinci)的早期手稿,博洛尼亚大学(University of Bologna)建筑系的学者将 H6D-400c MS 结合他们所开发的软件 ISLe (InSight Leonardo),为这些已有几百年历史的珍贵文物建构了 3D 模型

STEPHEN SWEENEY 居家隔离时期的家庭肖像

STEPHEN SWEENEY

居家隔离时期的家庭肖像

自由摄影师 Stephen Sweeney 居住在伦敦,他习惯了在那座大都市中奔波,拍摄肖像和广告照。而现在,他被迫居家已有一个多月了,无法像往常一样开展工作。 在与四个兄弟及父母一起居家隔离的这段日子里,他抓住这种少有的“全家人都在一个屋檐下”的机会,用哈苏 X1D II 50C 为六位家庭成员拍摄了优美打光下的肖像照,从而保持了创造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