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ERED MANKOWITZ

哈苏 500C 记录下的音乐史

哈苏是英国摄影大师 Gered Mankowitz 使用过的唯一一款相机品牌。在多年职业生涯中,Gered Mankowitz 与他的哈苏相机定格了众多摇滚音乐史上的经典瞬间,包括滚石乐队(The Rolling Stones)和吉米·亨德里克斯(Jimi Hendrix)——那些定义了一整个时代的面孔。

GERED 的第一台哈苏 500C

在采访中,Gared 回忆起他与哈苏的初次邂逅:“Peter Sellers 刚好是我父亲生意上的熟人,一个星期天,他来我家吃午饭,那时候我 13 岁。Sellers 爱好摄影,相机从不离身。 他帮我们几个孩子拍了照片,整个过程令我着迷。他立刻看出我对摄影的兴趣,于是用怪诞的瑞士口音,为我详细介绍了那款相机的工作原理和使用方法。他的幽默诙谐使我放声大笑,从那以后,哈苏在我心中便成为了欢笑和幸福的象征。”

后来,Gered 在伦敦辗转多所学校接受教育,但直到 15 岁毕业也没有获得任何资格证书。然而,在一次前往荷兰的学校旅行中,Gered 发现自己对构图有着天生的直觉。结合两年前与 Sellers 的谈话,他决定把摄影视作未来的方向。Gered 努力说服父亲支持他的选择后,他只对一款相机情有独钟,那就是哈苏 500C。

EURYTHMICS

拿起哈苏相机的第一秒开始,我就找到了手感。事实上,哈苏 500C 的强大气场对于被摄者的冲击力,远胜于作为摄影师的我自己。哈苏吸引我的理由不仅是卓越的画质,还有极具美感的产品设计和易用性。

KATE BUSH

寻找合适的职业方向

随着事业的起步,Gered 积极尝试各种摄影流派。他在著名的名人肖像新闻图机构 Camera Press 工作过一段时间,接受创立人 Tom Blau 的指导;在与家人前往巴巴多斯(Barbados)度假的旅行途中,Gered 还承担了一些专业摄影工作,其中包括为降落在当地首都布里奇顿机场的第一架波音 707 拍摄。随后,他成为著名时尚摄影师 Alec Murray 的助手,负责当年巴黎秋季系列的拍摄,但这次经历让饱受挫败,甚至认为自己并不适合这个领域。

“我真正想要从事的是娱乐摄影,”他承认道,“1962 年,美国音乐剧《Fiorello》在布里斯托尔老维克剧院演出,我拍摄了一些剧照,剧院将我的作品展示在大门外。当这部音乐剧在伦敦演出时,我又参与了拍摄——在获得这种作品展示机会的摄影师中,我是最年轻的一个。”

Elizabeth Taylor

在那之后不久,他开始为专门拍摄演唱会的摄影师、英国皇家摄影学会高级会士杰弗·威克斯工作,因此有机会为名流巨星拍摄肖像照片。很快,Gered 便得到了拍摄民谣组合 Chad&Jeremy 的机会,当时这两位歌手刚与唱片公司 The Ember Records 签约。Gered 拍摄的其中一张照片最终被选为新专辑封面,他看到了音乐行业对创意的需求,于是正式成为了音乐摄影师。Gered 得以有机会与新生代的音乐制作人和经纪人合作。当时的 Gered 与很多歌手年纪相仿,这给了他老一辈摄影师没有的灵感和优势。

几个月后,Gered 在音乐界声名鹊起,艺人和歌手的摄影邀约接踵而至。与玛丽安娜·菲斯福尔(Marianne Faithfull )的合作是 Gered 事业上的又一转折点。Gered 为菲斯福尔拍摄了一系列肖像,并由此结识了她的经纪人兼制作人 Andrew Loog Oldham。而这个人,刚好也是滚石乐队的经纪人兼制作人。

Led Zeppelin

滚石乐队

“我和滚石乐队的合作始于 1965 年,从那以后我的职业道路便完全确定下来。”Gered 回忆道,“我和滚石的第一次合作是为《Out of Our Heads》这张专辑拍摄封面。1965 年,我受邀担任乐队全美巡演的摄影师。那场巡演覆盖了 36 个城市,时间持续 6 周,而我全程跟拍,记录乐队台前幕后的所有瞬间。从那以后,我继续作为官方摄影师与滚石乐队合作,为多张专辑拍摄照片,用于发布和宣传。

在日新月异的六十年代,Gered 感觉自己就处在旋涡的中心,亲身感受着时代的巨变。“那是一个黄金时代,是充满开创性和影响力的时代,虽然当时没有任何人意识到这一点。在那个时代,你觉得自己无所不能,可以打破所有成规。” Gered 的感受完全展露在滚石《Between the Buttons》的专辑封面上。“当时的我已经足够自信,敢于在拍摄上融入个人想法。我自制了一张涂了凡士林的滤镜,在拍摄时挡在镜头前面,营造出一种近乎迷幻的柔焦效果。”

“我将乐队带到伦敦北部的樱草花山上通宵拍摄,因为我觉得那种厌世的感觉特别适合他们。每个成员都很喜欢那张封面,因为它实在太特别了。”

THE ROLLING STONES

用哈苏相机拍摄专辑封面

在当时那个年代,专辑封面是摄影最重要的舞台之一,12x12 英寸的格式非常考验照片的表现力。恰好,哈苏当时采用的刚好是6x6 的底片格式,无需任何剪裁就能与封面完美契合。

“是的,这点非常重要。这也是我被哈苏吸引的其中一个原因。专辑封面的重要性不言而喻:它是专辑不可或缺的一部分,甚至能表达出专辑背后的气质和思想。购买者能通过专辑封面看到歌手的形象,而在当时,人们并没有太多机会在别处看到他们的照片。”

“每当拍摄完成后,我都有预感其中一个镜头可以成为专辑封面。而有了哈苏 6x6 画幅后,几乎每张照片都有潜力成为封面照。“——当 Gered 为吉他大师吉米·亨德里克斯拍摄肖像的时候,脑海中便浮现出这个想法。

JIMI HENDRIX

吉米·亨德里克斯

“虽然当时的吉米默默无闻,但我仍旧被他的魅力和风度所折服。” Gered 表示,“我当即决定为吉米本人和他的乐队拍摄,把这种感受记录下来。当时的我深受埃夫登和佩恩等人的影响,决定把摄影基调定成黑白风格。我相信黑白照能赋予照片尊严和高贵。可惜这个想法太过超前,我的作品没能说服吉米的经纪团队,他们最终决定使用彩色照片作为专辑封面。”

那些照片一开始并不为人所知,但随着吉米·亨德里克斯的爆红,它们变成了极具代表性的照片,而 Gered 把他的灵感归功于亨德里克斯本人。“他信任我,这是最重要的。他在镜头前展露了自己真实的一面,人们看到的是亨德里克斯本人,而不是一个摇滚巨擘。能让他在我的镜头前感到舒适和自信,是我的荣幸。”

THE ROLLING STONES

建立在哈苏相机之上的摄影事业

在长达半个世纪的摄影生涯中,Gered 不仅是顶尖的音乐摄影师,更在商业广告和新闻摄影中有所建树,而哈苏一直陪伴在他左右。对哈苏情有独钟的 Gered 只用过四个型号的相机,分别是初代的 500C,第二部 500C,500C/M 和 500EL/M。他现在还入手了一部数码 H3D 用于拍摄个人作品。

“第一部哈苏陪伴了我整个六十年代,只要没被偷,到现在也还可以用,”他说。“我不属于装备狂魔的类型。和相机一样,我的职业生涯只用过四款镜头,从一开始的 50mm、80mm,到后来的 150mm,最后是新出的 120mm。50mm 一直是我的最爱,亨德里克斯的肖像就是用它拍的。尽管这支镜头不会产生形变,但某种程度上还是稍微放大了头部的比例,营造出一种完美的摇滚感。”

THE ROLLING STONES

我不会转向别的相机系统,因为没有比这更好的选择了。我找不到尝试新相机的理由,我更喜欢用得顺手的设备。

哈苏 500 系列

颠覆性的哈苏 500C,影像殿堂中的传奇相机。

其他故事

All stories
 杨东 | 长城上,没有一刻风景不值得等待

杨东

长城上,没有一刻风景不值得等待

带着哈苏相机出发,摄影师杨东记录下长城的夏、秋、冬,看尽长城云卷云舒、雪挂枝头、霞光燃烧天际,以镜头丈量长城的宽广与厚重,以漫长的等待,漫读长城这部诗。

 Cooper & Gorfer | Delirium

DELIRIUM

COOPER & GORFER

哈苏大使 Cooper & Gorfer 推出了新作品《Delirium》,刻画了新冠疫情之下,医护人员在这场历史性浩劫中的不懈努力。

 苏唐诗 | 故宫,美得很「平常」

苏唐诗

故宫,美得很「平常」

故宫,坐落京城 600 余年,是中华民族共同的文化记忆。它气势恢宏而又充满底蕴,一座城,叙尽历史与浮沉;一抹红,道尽雍容与典雅。但在摄影师苏唐诗眼里,故宫的美,十分「平常」,每一处皆为风景,每一刻皆在发生,当你以平常而自然的视角面对它,无需过多渲染与修饰,那些斜影、砖瓦、楼宇和色彩,已自成风景。

邱子峰 | 当中画幅呈现,如此简单却又厚重

邱子峰

当中画幅呈现,如此简单却又厚重

在专业美食摄影师邱子峰的印象里,中画幅曾一度是「不堪重负」的体验。随着 XCD 45P 的发布,哈苏 X 系统再次引领中画幅便携新高度,这将为商业摄影师的工作流带来怎样的提升与体验?邱子峰坦言:「我相信如此轻便而又强大的中画幅系统,将会改变我的拍摄方式。」

 COOPER & GORFER  隐叠之墙里的乌托邦

COOPER & GORFER

隐叠之墙里的乌托邦

在作品集《拼接世界里的乌托邦》(Between These Folded Walls, Utopia)中,Cooper & Gorfer 将哈苏 X1D-50c 所拍摄的人物肖像与精妙的拼贴技术和手绘纹理交叠,融合摄影与绘画的艺术美感。

 TOM OLDHAM |  解锁镜头新能力

TOM OLDHAM

解锁镜头新能力

作为最早在 907X 50C 上试用 XH 减焦镜 0.8 的摄影师之一,英国摄影师 Tom Oldham 与希腊模特和社会活动家 Billie Dellios 共同完成了精彩拍摄。XH 减焦镜 0.8 让 H 系统镜头在 X 和 907X 系统相机上获得更广的视角与更大的光圈,帮助 Tom 的肖像拍摄尝试从 f/11 到 f/1,8 的转变,创造出大胆惊人的视觉效果。

 DINO KUŽNIK  美国西部的孤独感

DINO KUŽNIK

美国西部的孤独感

来自斯洛文尼亚的创作者 Dino Kužnik 对拍摄美国西部满怀兴致。在纽约封城数月后,他开始了为期两周的公路旅行,从科罗拉多、犹他州、亚利桑那州,一直来到新墨西哥州。Dino 曾用过中画幅胶片相机,这次,他选择使用 X1D II 50C 搭配 XCD 45 和 XCD 90 镜头尝试中画幅数码摄影。穿梭于崎岖的沙漠景观中,Dino 的作品宛如令时光倒流,带领我们回到一个昔日的美国。

ANNA DEVÍS & DANIEL RUEDA  与 907X 50C 开拓创意宇宙

ANNA DEVÍS & DANIEL RUEDA

与 907X 50C 开拓创意宇宙

从哈苏悠久的历史中汲取灵感,创意摄影组合、哈苏大使 Anna Devís & Daniel Rueda 使用新款 907X 50C 相机,以哈苏的特征进行创作。复刻场景、模仿唱片机、绘制星座图……两人不仅在其中开拓全新创意宇宙,所成就的每幅作品,也将这款相机的耐用性、经典设计以及技术底蕴一一展现。

ADAM WEIST  穿越新西兰:从雨林到火山

ADAM WEIST

穿越新西兰:从雨林到火山

2020 年 3 月,洛杉矶摄影师 Adam Weist 在新西兰的风景中沉醉。从雨林的倾盆大雨到活跃的火山上的暴风雪,新西兰多样化的生态与景观,让 Adam 为之动容。带着 X1D II 50C 一一拜访,Adam 与他的相机以细腻的影像,把这个国度的美与我们分享,带我们走入风光摄影师的向往之景中。

 数字化复刻,3D 互动模型与多重拍摄下的达·芬奇早期作品

数字化复刻,3D 互动模型与多重拍摄下的达·芬奇早期作品

为了以数字化方式复刻达·芬奇(Leonardo da Vinci)的早期手稿,博洛尼亚大学(University of Bologna)建筑系的学者将 H6D-400c MS 结合他们所开发的软件 ISLe (InSight Leonardo),为这些已有几百年历史的珍贵文物建构了 3D 模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