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eddie Child-Villiers

用X1D镜头探秘东非

摄影师 Freddie 生在英国,目前在南非工作。一个偶然的契机,他揣上哈苏 X1D 奔向了坦桑尼亚。Freddie 开着路虎一路途径 10 个国家跑过 2 万公里的路程,而他的旅途最佳拍档 X1D 记录了这段妙不可言的经历。


自幼在西方文化浸润下长大的 Freddie,一直以来的梦想是认识并记录陌生文化。2013 年,他的梦想实现了。Freddie 在 Kunene 地区生活了六周,并拍摄了北纳米比亚的辛巴族部落。2017 年 11 月,他又返回这片土地,还在拍摄行程里新添加了三个部落(Maasai、Samburu 和 Turkana)。

Lempati, a Samburu Warrior
焦距: 45mm (XCD 3,5/45)
快门速度: 1/200 sec
光圈: F/6,3

文化差异

据以往经验,Freddie 深知在非洲拍摄最好有当地人帮忙,除了能翻译,更重要的是能帮助减少文化隔膜,获得对方的信任,毕竟欠妥的沟通方式会让他错失不少机会。他的妻子和朋友 Lerogei 在旅途中一路随行,尤其是 Lerogei、Freddie 得以与 Samburu 部落无障碍交流至少有他一半的功劳 —— Lerogei 能够跨越语言障碍,向原住民解释拍摄需要打光的原因,并指导他们调整拍摄姿势。对 Freddie 而言,拍摄过程中最关键的步骤,是对方能理解他拍摄的目的,并获得原住民的信任和同意。即使在游客稀少的传统部落,大部分当地人都十分友善好客,与他们沟通也很顺利。

这些图片即使拍摄时用上了摄影技巧,但照片中的人并没刻意打扮。全是 Maasai、Samburu 和 Turkana 传统部落的原住民,当 Freddie 遇见他们时,他们都在日常忙碌着。为了真实的传递出他们的自豪感,Freddie 并没要求他们刻意摆姿势,而是随原住民自然地融入周遭环境。

Nalary – The Mother Of Warriors
焦距: 90mm (XCD 3,2/90)
快门速度: 1/160 sec
光圈: F/6,3

Maasai、Samburu 和 Turkana 部落

这些用商业摄影技术拍摄的照片并没有经过精心打扮或以虚构的方式创作,这些是 Maasai、Samburu 和 Turkana 部落的传统成员,当 Freddie 在给他们拍摄时,他们正在忙于日常生活中。 为了表达他们的自豪感,他选择让他们站在所处的环境中,而不是直接拍摄他们的日常。


便携设计

Freedie 已经拥有哈苏 V 系列和 H 系列相机,仍渴望为这次旅行购置更便携的设备,而哈苏 X1D 系列正好满足他的需求。他包里装有X1D,XCD 45 和 XCD 90 镜头,外加 X1D 电池,仍有余留空间。 X1D 系列不仅减轻了他的负担,也让他的摄影对象不那么惊慌 —— 尤其当 Freedie 看到妻子用「大块头相机」对准原住民时,他们在面对 X1D 时淡定多了。

Naleku, a Maasai woman
焦距: 90mm (XCD 3,2/90)
快门速度: 1/1250 Sec
光圈: F/3,2

Moyakwea, a Maasai shepherd
焦距: 45mm (XCD 3,5/45)
快门速度: 1/2000 Sec

光圈: F/3,5


X1D 表现

在为这次旅行选择相机时,Freddie 对摄影器械的私人要求恰好 X1D 也能满足。恶劣的环境下,最关键是要避免机械故障、镜片和传感器玻璃的模糊。

此外,高速同步的闪光灯对他工作而言必不可少,他说道:“X1D 的闪光同步快门速度为 1/2000s,这是我选择它的主要原因。X1D 是摄影游戏规则的改变者,尤其当需要高效工作时,或与恐惧镜头的原住民打交道时,它特别适合。“

Freddie 评论说:“以前我会用测光表来测量场景光线,然后再测量的摄影灯光。通过 X1D 的曝光模拟,我可以使用显示屏或 EVF 解决该问题。"

我选择使用哈苏中画幅数码相机系统进行拍摄,数码技术延长了这些图像的寿命,从而保证了我的客户始终能获得出色的图片,即使这些图片已经拍摄了数年。 我经常使用哈苏 H4D 的文件打印长度为 2、3、4 米的照片。 近十年来,这些文件仍然比当今许多最新的数码单反相机和无反光镜相机更好。


关于 Freddie Child-Villiers

自 2009 年起,Freddie 成为全职的专业摄影师。他完全自学摄影、打灯和修片,擅长拍摄用于印刷出版的商业图像和数码图像。从时装、奢侈品到各大快消品牌,Freddie 拥有丰富的客户资源,同时也为私人买手提供拍摄服务。Freddie 在 2010 年哈苏大师赛野生动物、时尚、新兴类别中进入决赛。同年,他赢得了南非《ELLE》杂志颁发的年度摄影师奖。

哈苏 X1D-50c

X1D-50c 是一款最先进的无反光镜数码相机,极具便携性与功能性,能轻易捕捉每个美好瞬间。


数字化复刻,3D 互动模型与多重拍摄下的达·芬奇早期作品

为了以数字化方式复刻达·芬奇(Leonardo da Vinci)的早期手稿,博洛尼亚大学(University of Bologna)建筑系的学者将 H6D-400c MS 结合他们所开发的软件 ISLe (InSight Leonardo),为这些已有几百年历史的珍贵文物建构了 3D 模型

阅读全文

GÜNTHER EGGER

H6D-400C MS 每一处藏着曾被忽略的惊喜

对于奥地利的产品摄影师 Günther Egger 来说,细节就是一切。 为了捕捉到物体的每个细节,他选择哈苏 H6D-400c MS。

阅读全文

ERIK JOHANSSON

记忆干涸

哈苏大使 Erik Johansson 探索了与怀旧有关的概念,以及如何将时间和地点留在我们的记忆中。

阅读全文

HENGKI KOENTJORO

单色极简主义遇上哈苏 X1D

Hengki Koentjoro 的作品,通过简单场景和黑白色调呈现了简约的美妙。在日本旅行时,Hengki 使用 X1D-50c 和 XCD 45 镜头探索了北海道的自然风光。

阅读全文

Kim Keever

绘画还是抽象摄影?

艺术摄影师 Kim Keever 一直在寻找一种在桌面上拍摄风景图像的方法。 当时他的一位朋友打算掉一个 100 加仑的鱼缸,这时 Kim 的灵感来了,开始利用鱼缸进行实验。

阅读全文

Justin Mott

给一个地方的情书

过去十年来,推动常驻于越南的摄影师 Justin Mott 不断前进的是新闻摄影的研究,这一次是关于「 橙剂事件」所引起的影响。

阅读全文

JULIA FULLERTON-BATTEN

泰晤士河的故事

哈苏大使 Julia Fullerton-Batten 着迷于泰晤士河的所有故事,她使用哈苏 H6D-100c 「讲述」了一些发生于泰晤士河上有关生与死的故事。

阅读全文

Kevin Arnold

摩托车改装工作室里的工匠

对于摩托车改装工匠 Jackson Whittaker 而言,他的人生与摩托车息息相关。Kevin Arnold 使用 H6D-50c 探索了这位工匠的工作室以及改装零件背后的美。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