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及排序

Storyteller | Terry O'Neill

兩位英國名人和一隻大丹狗的攝影故事

那是 1974 年。 Terry O’Neill (當時已經是全球知名的攝影大師) 在攝影棚內為搖滾明星大衛·鮑伊和一隻大丹狗拍照。

Terry 笑著說到:「那次拍攝是為了宣傳鮑伊的『鑽石狗』這張專輯。只要閃光燈一亮,那隻大丹狗就會狂吠著跳起來想把閃光燈撲滅。攝影棚裡的工作人員全都出於本能地向後退,大衛卻連眼睛也沒眨一下。」

David Bowie for Diamond DogSinger David Bowie poses with a large barking dog for the artwork of his 1974 album ‘Diamond Dogs’ in London.

最近這位曾演出《天降財神》 (The Man Who Fell to Earth) 的巨星不幸殞落之後,就不斷有人向 Terry 在倫敦市中心的工作室索取他的照片。他說:「有好幾百人來打聽過。全球有數百萬人喜愛大衛,我和他共事過一段不短的時間,尤其是在他職業生涯的前二十年。我必須承認,我喜歡他的歌詞勝過歌聲。對我來說,他更像是個演員,而不是流行歌手,因為他扮演過各種不同的角色。他不斷地挑戰自我,曾接演過 Ziggy Stardust 和 The Thin White Duke 之類個性的角色。大衛總是引領時代潮流,屢屢給我帶來驚喜,對於他的離世,我真的非常痛心。」

English singer, musician and actor David Bowie photographed for the Diamond Dog album cover, circa 1974.

過去半個世紀以來,Terry (現年 78 歲) 曾擔任過很多當紅名人的御用攝影師。請他擔任攝影師的名人多不勝數,其中包括:

披頭四樂團 (The Beatles)、布萊恩·瓊斯 (Brian Jones)、瑪莉安·菲絲佛 (Marianne Faithfull)、奧黛麗赫本 (Audrey Hepburn)、碧姬·芭杜 (Brigitte Bardot)、史恩·康納萊 (Sean Connery)、拉寇兒·薇芝 (Raquel Welch)、洛·史都華 (Rod Stewart)、克林·伊斯威特 (Clint Eastwood)、李·馬文 (Lee Marvin)、保羅·紐曼 (Paul Newman)、艾娃·嘉娜 (Ava Gardner)、狄恩·馬丁 (Dean Martin)、拳王穆罕默德·阿里 (Muhammad Ali)、約翰·藍儂 (John Lennon)、湯姆·瓊斯 (Tom Jones)、艾爾頓·強 (Elton John)、彼得·塞勒斯 (Peter Sellers)、大衛·鮑伊 (David Bowie)、勞勃·瑞福 (Robert Redford)、布魯斯・史普林斯汀 (Bruce Springsteen)、法蘭克・辛納屈 (Frank Sinatra)、彼得・奧圖 (Peter O’Toole)、何許人合唱團 (The Who)、史提夫·麥昆 (Steve McQueen)、達斯汀・霍夫曼 (Dustin Hoffman)、米高・肯恩 (Michael Caine)、勞勃·米契 (Robert Mitchum)、艾瑞克·克萊普頓 (Eric Clapton)、費・唐娜薇 (Faye Dunaway)、娜妲麗·華 (Natalie Wood)、大衛·貝利 (David Bailey) 和珍・施普頓 (Jean Shrimpton)、滾石樂團 (The Stones)、邱吉爾爵士 (Sir Winston Churchill)、查克・貝瑞 (Chuck Berry)、安東尼·紐雷 (Anthony Newley)、彼得・庫克 (Peter Cook) 和杜德利・摩爾 (Dudley Moore)、大衛·尼文 (David Niven)、瑪琳·黛德麗 (Marlene Dietrich)、珍・芳達 (Jane Fonda)、烏蘇拉・安德絲 (Ursula Andress)、羅曼·波蘭斯基 (Roman Polanski) 和莎朗·蒂 (Sharon Tate)、格魯喬·馬克斯 (Groucho Marx)。

The Rolling Stones pose for a group portrait in Leicester Square in London, 17th January 1964. From left to right: Brian Jones (1942 – 1969), Keith Richards, Charlie Watts, Mick Jagger and Bill Wyman.

倫敦的國立肖像美術館 (National Portrait Gallery) 現收藏有 O’Neill 的六十五幅攝影作品,這些作品將 O’Neill 的才華展露無遺,O’Neill 的團隊不斷地籌畫各種國際展覽,展出他歷年來的經典作品。

不過,最令人感到訝異的是,Terry O’Neill 從事攝影工作完全是無心插柳柳成蔭。

他在小時候曾經接受過兩年的神職訓練,但是,在十四歲那一年,他愛上了爵士鼓。但諷刺的是,他從未想過為自己崇拜的迪吉·葛拉斯彼 (Dizzy Gillespie) 及邁爾士·戴維斯 (Miles Davis) 等爵士大師拍照。

十七歲那一年,Terry 認識到,只有到美國去,才能有更多機會接觸那些爵士大師們。

English fashion model Kate Moss in a black body stocking, March 1993.

於是,他決定去英國海外航空 (BOAC,英國航空公司以前專飛長程航線的部門) 應徵空服員。

回想當年,他說:「那個時候,空服員飛到紐約后可以放三天假,然後再飛回家。我以為這是我參加當地一些爵士演出的絕佳機會。不過,我後來只在航空公司攝影部門得到了一個基層工作,我當時只把那份工作當成進入公司的墊腳石。不過後來我迷上了攝影,開始了我的攝影生涯。」

終於有一天,初試啼聲的機會來到了。「我拍了張英國內政大臣拉布·巴特勒 (RAB Butler) 在機場候機室睡著的照片。當時有一群非洲酋長圍繞在他身旁。」

隔天,這張照片登上了英國星期日電訊報 (Sunday Dispatch) 的頭版。

Hard rock group AC/DC shot through glass in London, late 1990s.

他回憶說:「從此之後,我就成了機場的正職員工。那時候,我只有一台老舊的 Agfa Silette,那是一台小型的 35mm 固定鏡頭觀景相機。那台相機很難用,但一開始我還是用它拍攝了一些不錯的新聞照。我喜歡精心構思我要拍的影像,而不像現在的狗仔隊總是喜歡『偷拍』」。

Terry 對狗仔隊不屑一顧:他曾經嚴厲譴責狗仔隊 (可以在 YouTube 觀看):「狗仔隊都該槍決,他們只是一群拿著相機的禽獸。他們做的事情就算是受過訓練的猴子都能辦到。」

英國每日寫真報 (Daily Sketch) 發現了他的才華,向他提供了一份工作。他的第一個任務是到北方去為四名前途看好的年輕音樂家拍照。

Terry 說道:「後來才知道,那四個人就是『披頭四』。隔天早上,報紙被搶購一空。我拍的照片是這個樂團拍過的首套新聞照。從此之後,報紙開始刊登流行人物照片。」

Model Naomi Campbell peeks through her fingers. She wears a stiched fetish style leather outfit and has goggles on her head, 1993.

Terry 在每日寫真報工作了四年。「我買了一台比較好的相機,不過當時我卻是在弗利特街 (Fleet Street) 唯一使用 35mm 相機的攝影師了。那個時候,大家都在用 5×4 或 Rollei 中畫幅相機。不過,我覺得用 35mm 拍名人更實用, 因為它小巧玲瓏,不容易讓人分心。」

不過後來,一切都不一樣了。

Terry 成為了 Hasselblad 的忠實使用者,幾十年來一直使用 Hasselblad 相機。他最具代表性的一張照片就是用他最愛的 Hasselblad 500CM 拍攝的,照片中剛剛奪得奧斯卡獎座的費・唐娜薇(當時是他的妻子)在凌晨 6:30 精疲力盡地癱坐在一間頂級好萊塢飯店游泳池邊的椅子上。

他說:「當時她不是很高興。她出席那場典禮累了一個晚上,所以不希望我拍這張照片。」

Faye DunawayAmerican actress Faye Dunaway takes breakfast by the pool with the day’s newspapers at the Beverley Hills Hotel, 29th March 1977. She seems less than elated with her success at the previous night’s Academy Awards ceremony, where she won the 1976 Oscar for Best Actress in a Leading Role for ‘Network’.

後來他們離婚了。

不過,Terry 和好萊塢之間卻開始了熱戀。

艾娃·嘉娜替他介紹了一個好差事:擔任法蘭克・辛納屈 (Frank Sinatra) 的隨身攝影師。「艾娃替我寫了一封推薦函給法蘭克。我把信交給法蘭克之後,他對我說:『「小子,你就跟著我吧。」但在那之後的三個禮拜,他對我視若無睹。」

不過在後來的很多年中,辛納屈都對他推心置腹。Terry 坦承:「我真的感到很光榮。辛納屈非常專業,他只把一流的人才留在自己身邊。」

O’Neill 在六十和七十年代為辛納屈拍攝的照片如今要價數千英鎊。

其中一張照片拍攝於邁阿密,是辛納屈、一名替身和一群惡棍的合照,不久前,這張照片在紐約蘇富比 (Sotheby) 拍賣會上以 30,000 美元賣出。

Italian tenor Luciano Pavarotti (1935-2007), circa 1990.

不過,他的事業也並非總是一帆風順。他曾經面臨挑戰,也曾經走下坡:

Terry 說:「我和彼得·塞勒斯是好朋友,他請我去拍他的婚禮。但是婚禮進行到了一半後,我才發現相機裡根本沒有裝底片,當時感覺糟透了。幸好,事情後來迎刃而解,婚禮也順利完成了,彷彿什麼都沒發生一樣。」

他拍攝的明星也并不總是光鮮亮麗。

他回憶道:「我記得有一次趕著去拍史提夫·麥昆。 當我到的時候,他和他的公關正吵得不可開交,因為他說沒有人告訴他我要來。當時我憑著自己在弗利特街拍新聞攝影作品培養出來的直覺,在一旁拍下了他們爭吵的照片,前後大概拍了三分鐘左右。之後我就離開了…因為,我已經拍到我要的照片了。」

談到攝影風格時,Terry O’Neill 坦率地承認自己其實沒有特定的風格。

他堅決地認為,要拍出傑出的攝影作品,真正的訣竅在於攝影師必須學會融入背景。

Scottish actor Sean Connery as James Bond plays golf on a deserted film set in Pinewood Studios in London during the filming of ‘Diamonds Are Forever’, 1971.

「辛納屈當初對我的視而不見其實是他給我最棒的禮物。它讓我能夠真正把我最擅長的工作做好。」

他接著說:「除了在暗房裡工作以外,我從來沒有接受過任何訓練,我這一生從來沒有參加過任何一場攝影研討會。我只是試著用大膽創新的手法,拍出一張張有故事的照片。你可能會看到其中的故事,也可能看不到。我只是忠實地將它們拍下來。」

不過談到拍攝器材,Terry 對 Hasselblad 讚不絕口。

他仍然留著那台古老的 500CM (即使到了現在,他仍然對鹵化銀底片情有獨鐘)。

他說:「我喜歡用底片,但如果客戶提出要求,我也會用數位相機。

我只知道,要拍出頂級作品,中畫幅的 Hasselblad 必不可少。我真心認為, 如果追求圖像質量,真的是越大越好。我發現用正方形畫幅可以拍出更動人的作品,因此,我對 Hasselblad 的愛永遠不減。

我曾為英國女王、曼德拉 (Nelson Mandela)、艾美·懷絲 (Amy Winehouse) 和艾爾頓·強 (Elton John) 拍過幾張非常出名的肖像照,全都是用 Hasselblad 相機拍的。」

English pop singer Elton John at his home in Windsor, England, 1974. This photograph is from the album cover shoot for Elton John’s Greatest Hits album.

Terry 表示:「即使現代有各式各樣的攝影器材可以選擇,還有來勢洶洶的 DSLR 和照相手機,但許多專業攝影師仍然更看重畫質,並且認為只有中畫幅相機才能提供他們所需的畫質。」

他接著說:「我從事攝影工作已經五十年了,這一行設備絕不能將就。我不相信小型感應器拍照的品質能夠超過中畫幅相機。」

Terry 曾在曼德拉 90 歲生日慶典上擔任攝影師。他說:「那真是無上的榮耀。我拍了柯林頓 (Clintons) 和其他多位世界領袖。我在那裡待了一個星期。」

不過,這位偉大的攝影師認為對於年輕人來說,這一行正在變得越來越難。

「在我職業生涯的黃金時期,我的拍攝對象願意和我近距離接觸。沒有咄咄逼人、頤指氣使的公關人員。而現在有很多公關和宣傳人員礙手礙腳。這些人老是找麻煩,並且給攝影師加了很多限制。

我運氣好,趕上了最好的時光。不過對於那些願意繼續走這條路的攝影師來說,我的建議是堅持拍下去,不要放棄攝影。」

Photographer Terry O’Neill, 1990s.

*Terry 現在正和他的好友 (另外一位搖滾攝影大師) Gered Mankowitz 合作編寫一本講述滾石樂團早期故事的新書。預定將在今年春天出刊。

相機機型
曝光時間
光圈
ISO
曝光模式
自動曝光 手動曝光 Auto bracket
攝影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