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及排序

Storyteller | Clive Arrowsmith

「攝影:我心中永遠的癡迷」

幾十年來,一代傳奇攝影家 Clive Arrowsmith 始終站在時尚和音樂世界的舞台中心。他的工作讓他深切地洞見到一個巨變的大時代。

走過二十世紀六十、七十和八十年代的時尚和音樂界後,Clive Arrowsmith 成為兩界在那些黃金年代中的最佳見證人。他不僅記錄下那個年代的縱情恣意,自己也進入那一片天空,扮演其中一顆星。從他在那個時代所拍攝的照片中,可以看出他和當時時尚和音樂領袖人物的接近程度。這讓他的作品充滿獨特的洞察力。

當時的流行樂巨星和時尚名人除了是他鏡頭下的主角外,很多也是他個人的好友。他用他所鍾愛的 Hasselblad,忠實地記錄下當時的一場一景,讓世人得以窺探那些時代風雲人物的生活點滴。

© Yoko Ono by Clive Arrowsmith

現在 Clive 回頭整理出他過去的那些紀錄檔案,精挑細選出他的最佳作品。每一張攝影作品都加上他的個人註記,訴說一段段照片背後的精彩故事。這一系列的老照片都印製在他最新的震撼鉅著中Arrowsmith:Fashion, Beauty and Portraits(Arrowsmith 快門下的時尚、美感、人物)

Clive 回憶說:「我最早是想當一名藝術家。我在 Queensferry 美術學校上了繪畫和設計基礎課程。但一到周末,我就往利物浦跑,因為在那裡可以見識到各種各樣的事。就在美術學校中一個叫做 『The Crack』的酒吧裡,我遇見了 Stuart Sutcliffe [披頭四合唱團原來的貝斯手]。他一聽到我說我沒有住的地方,就給了我一個可以睡覺的地方。那是一棟私占建築物,在利物浦大教堂的對面。他和 John、 Paul 還有 George 都一起住在裡面。那時他們的樂團還叫做『採礦工』(Quarryman)。就這樣,最後我認識了他們全部的人。」

© Paul McCartney by Clive Arrowsmith

一離開 Queensferry 美術學校,Clive 就拿到 Kingston College of Art 的獎學金,進去學習繪畫、插畫,以及平面設計。但在度過一小段只靠繪畫維生的日子後,他發現這樣根本填不飽肚子,因此到知名的 Rediffusion Television/LWT 音樂節目:Ready, Steady, Go 擔任藝術總監。

這裡是他開始發展出攝影興趣的起點。一有 60 年代流行歌壇大人物出現時、他就會在幕後抓起相機拍個照。

© Mick Jagger by Clive Arrowsmith

Clive 回憶說:「當時披頭四狂熱正在最高巔峰。我常和工作夥伴說,我和披頭四個個都熟得很,只是沒人相信我。最後他們來上節目,這是他們第一次參加這種活動,Paul 剛好走進攝影棚。就在這時,我的其中一個女助理靠近他,手指著我對他說:『他說他認識你!』Paul 兩眼直視我,對我大喊說:『Spike (他們叫我的暱稱),你在這裡做什麼?』然後他堅持要我進去更衣間。John、Paul、George 還有 Ringo 四人都在裡面。節目結束後我們聚在一起,然後再讓他們回去飯店。當時我身上衣服的扣子都已經被外面那一大群歌迷給弄掉了。」

© Sammy Davis, Jr. by Clive Arrowsmith

選擇相機:

當 Clive 對攝影的熱情與日俱增時,他領悟到需要有一台能幫助自己實現雄心壯志的好相機。那一台不遑多讓就是 Hasselblad 了。他說明:「其他品牌根本沒得比。我在倫敦主要大街 The Strand 上一家相機店的櫥窗裡,看到有一台二手的。我每天走過那個櫥窗都會看上一眼。三個月後,才好不容易存夠可以買下它的錢。付了這筆錢後,我就得拼命縮衣節食。不過這是我上戰場的必要武器,所以擁有這台相機,真的讓我興奮不已。事實上,我非常鍾愛這一台相機,直到現在都還留著。

2 ¼ 方型負片照出來的效果真的很不一樣。即使現在我回頭看我早期用柯達 ISO 32 細顆粒 Panatomic-X 底片拍出來的一些作品,還是會對那些捕捉到的細節驚嘆不已。比方說我有一張幫 Dame Sybil Thorndike 拍的照片:她臉上的每一條細紋都清清楚楚地顯露無遺。我還記得我在暗房裡花了一整夜的時間去處理,用光三盒紙,最後才沖洗出我想要的效果。」

© Bianca Jagger by Clive Arrowsmith

如同 Clive 其他的攝影技巧,他的沖洗技術也是從不斷的嘗試和失誤中自我摸索出來的。Ready, Steady, Go 節目完成錄製後,他在電視攝影棚的暗房裡苦蹲寒窯了六個月,每每工作到深夜夜,最終完全掌握了其中的訣竅。

他之所以能夠技冠群倫,用自己的方式打破一切的規則,純粹是因為過去沒有人教過他什麼規則。現在我們有 Photoshop 可進行照片後期製作。只要手上的滑鼠一點,就可以得到神奇的效果。然而早在這種圖片編輯軟體問世前,Clive 就已具備這道神功,可以自己玩出各種他想要從相機裡得出的攝影效果。

© Donna Mitchel Paris Collection by Clive Arrowsmith

他說:「我在畫畫時學習到的所有技巧,讓我知道如何轉用到攝影上。有一次,我將三台 Hasselblad 架成一排,每台對著一片黑布景,並各自對焦在不同的元素上。然後我用單獨拍攝每一個物體後不進行捲片,而是將膠卷盒取出,讓其在下一台相機曝光的方式,做出三重曝光效果。我可以花上一整天的時間,不斷重複這個過程,並且持續用拍立得相機確認效果,最後創造出蒙太奇式的拼貼手法。當時完全沒有人這麼做;可是這種方式對我來說似乎很合邏輯。

我也會用我的 Hasselblad 配上一個 150mm 的鏡頭,蹲低在地上往上拍攝人物,這樣可以拉長人像,看起來比較高佻優雅。這樣也不是別人可以接受的拍攝方式。沒當過攝影助理這件事反而幫助了我,因為如此一來,就沒有人給我指令說一是怎麼做,二是怎麼做。再加上我很固执,自主意識很強,聽不進別人要我照做什麼的話。這樣的結果就是我要自己做錯 1,000 次後,才學到對的方式。」

Clive 和时尚界接觸的早期經驗是,為皇家藝術學院 (Royal College of Art) 舉辦的時裝表演拍照,接著他進入 60 年代最當道的雜誌 Nova 工作。他在那裡的第一個任務就是,到英格蘭北方拍攝以畫「火柴人」出名的畫家 L. S. Lowry。

這份工作結束後,他開始更專注在時尚攝影上,同時也為《Harpers & Queen》雜誌工作。

© French Vogue by Clive Arrowsmith

1970 年,英國《Vogue》雜誌當時的藝術總監 Barney Wan 和時尚編輯 Grace Coddington 到 Clive 位於 Kensington 的家拜訪,看他的攝影作品和畫作。這為他敲開了進入《Vogue》的幸運之門。Clive 總有好運氣巧獲奇緣。

拜訪後的第二天,編輯的秘書就聯絡 Clive,邀請他為他們的雜誌工作。雖然他被賦予許多獨挑大樑的艱難任務,但他都挺了過來,而且益發蓬勃有生氣,持續在攝影圈奮鬥多年,捕捉鏡頭下的時尚、美感,和人物。

© Harvey Nichols advert by Clive Arrowsmith

與眾不同的畫面

在一個時尚攝影偏向溫和風格 (這種風格先前一直存在《Vogue》雜誌中,多半是受到傳統中規中矩模式的影響) 的時代中,使用中畫幅相機可能會被某些人認為是一大挑戰。但是,Clive 僅輕鬆地把 Hasselblad 當做 35mm 機型來用,就旗開得勝。他捨去腳架不用,並且鼓勵模特兒在鏡頭前盡情地跳躍、舞蹈、移動步伐,他跟在旁邊按快門,創造出輕快活潑、振奮人心的新風貌。而這幅畫面完全符合當時潮流的氛圍。其中一名模特兒便是他長期合作,常帶給他靈感的 Ann Schaufuss。

他回憶道:「我捲片的速度比一般多數的馬達裝置還要快。我應該找一個助理專門幫我換膠卷,這樣我就可以更快換好底片,繼續拍下一張。後來我也用一些 220 膠卷。一卷 220 底片可以拍出 24 張照片。這就是說在換下一卷底片前,我可以多拍幾張照片。不過換膠卷時要小心一點裝進去。有一次這就帶給我一個麻煩。那是發生在我拍 Yves Saint Laurent 的時候。他的經紀人在數了我總共按幾次快門後,告訴我說相機裡早已經沒有底片,因為他不相信我怎麼可以繼續拍!」

© Yves Saint Laurent by Clive Arrowsmith

在這麼一個與眾不同的職業生涯中,Clive 歷經多次高峰,其中包括為羽翼合唱團 (Wings) 拍攝《Band on the Run》專輯的經典封面。那一次的拍攝還差點釀出大禍,因為 Clive 用錯了底片。但他也是唯一一位,連續兩年為全球知名的 Pirelli Calendar 拍攝月曆照片的攝影師。當 Clive 使用一個大型的輕質防水帳篷,以架子頂住帳篷,三面環繞布景,讓前後是開放的時候,他的那些客戶又再一次看到他出奇制勝的突破性思考風格。

他說:「我不想讓自然光線落在模特兒的身上。我想要用自己的閃光燈,因為這樣就可以看到,景色上的光線是經由攝影棚結構打進來的自然光,而我則控制模特兒身上的曝光。我們使用行動發電機來打光,這樣就可以跑到更偏遠一點的地方。我們還載著一大卡車的道具一起行動。那些道具都是由皇家歌劇院 (Royal Opera House) 幫我們做出來的。」

© Liv Tyler by Clive Arrowsmith

處在這樣一個變化劇烈的重要時代,Clive 承認自己也抵擋不住誘惑,曾經放縱過。

他在多采多姿的生命中,進過四次結婚禮堂,擁有七個兒女。原本也是一個派對狂的他,在越來越傾心於佛教後,那些喧囂的日子就算是走到了盡頭。George Harrison 是引領他進入印度音樂和印度冥想生活的人。

至今他仍堅守這樣一個生活型態,定期幫佛教宗師達賴喇嘛,以及其他佛教運動人士,比方他的佛教導師 Khyongla Rato Rinpoche 拍照。他尊稱這位導師為他生命中最重要的人物。他對信仰的虔誠態度有目共睹,自從接受信仰後,他完全放棄了菸酒,生活也有了一百八十度的轉變。

© Jeremy Irons by Clive Arrowsmith

《Arrowsmith – Fashion, Beauty and Portraits》是一本兼容並蓄的豪華集成大典,盡收他在繽紛的人生旅途中,所拍下的人生百態各種影像。這本書受到的佳評如潮,其中一道評論來自《紐約書評》(New York Review of Books),將他與 Avedon、Mapplethorpe 和 Ritts 列於同等位置。

現在 Clive 在準備第二本書,預計今年稍後要出版。他認為自己永遠都不會停止攝影,他將其稱為「心中永遠的癡迷」,他將繼續在攝影道路上追求夢幻完美影像;即使他明知這種影像是捕捉不到的。他說:「你知道總有那麼一點,只要再多做一點,就可以再好一點。你也知道,照片永遠達不到絕對完美。如果我真的拍出了完美的照片,那就是我停止拍攝的時候:我必須停止,因為那代表我再也不可能有所突破;但那是永遠都不可能發生的。」

 

更多資訊:

www.clivearrowsmith.com

《Arrowsmith:Fashion, Beauty and Portraits》由 ACC Editions 出版發行,定價 £50。

Clive Arrowsmith is a member of The Royal Photographic Society www.rps.org/clive

 

相機機型
曝光時間
光圈
ISO
曝光模式
自動曝光 手動曝光 Auto bracket
攝影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