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及排序

莫札特的「奶油小提琴」和 Frederick Bertin 的 Hasselblad 相機

2016-01-19 莫札特將他最喜愛的一把小提琴稱為「奶油小提琴」(顯然因為這把小提琴音色清柔圓潤)

頂尖的法國籍人像攝影師 Frederick-Edwin Bertin 透露他有自己的「奶油小提琴」,也就是 Hasselblad。

過去 30 多年來,Frederick 一直是中畫幅底片拍攝的忠實擁躉 (不過他坦承正考慮使用 CFV-50c 數位機背為紐約的一份雜誌進行地標拍攝計劃)。他最近宣佈,瑞典銀行將採用他在 1998 於斯德哥爾摩為世界知名導演 Ingmar Bergman 拍攝的一張肖像照片,用在即將發行的新版 200 瑞典克朗紙鈔上。

IngmarBergmanIngmar Bergman by Frederick-Edwin Bertin

他說道:「我感覺相當榮幸,而且有史以來最偉大的導演與世界最好的相機都來自瑞典,確實彰顯這個創新的斯堪的納維亞國家非凡的才華和智慧。」

這張 Bergman 的相片是 Frederick 花費 5 年時間苦心孤詣拍攝這位大人物所達到的最終成果。

他用 2 年的時間寫信給 Bergman,後來遷居到斯德哥爾摩,在 3 年間為 Bergman 身邊的演員、技術人員和助理精心拍攝 98 張相片。

Frederick 表示:「Bergman 是非常偉大的人物,始終自我挑戰,而且作風有時超脫傳統。他的一生只授權兩個人拍攝他的相片。一個是 Irving Penn,另一個是我。我在那幾年不斷努力,後來終於能和 Bergman 單獨會面 20 分鐘。在斯德哥爾摩瑞典皇家劇院的一個房間內,當時只有 Bergman 和我,還有我的 Hasselblad 500CM。那一刻,所有的等待和辛苦都值得。」

Frederick 長達 5 年潛心拍攝神秘的 Bergman,這個願望曾經差一點就破滅了。事實上,他成為專業攝影師的理想也曾幾乎化作泡影。在青少年時代,Frederick 險些全盲。

他回憶道:「我感染唇皰疹病毒,但是病毒擴展到眼部,攻擊我的角膜。結果另一眼也遭到感染。」

Frederick 的父親帶他到世界知名的倫敦 Moorfields Eye Hospital 就醫,醫師說,如果再晚 48 小時,視力就完全無法恢復了。

在三個月的休養期間,有一次他來到海德公園,彼時彼刻,頓悟了攝影的真諦。

他記得:「那時剛下過一場大雨,在陽光的照耀下,秋葉上的雨滴發出晶瑩的光芒。這奇妙的一刻讓我懂得『看見』二字的涵義,因此我決定要成為攝影師。」

Frederick 完成了大學學業,後來在巴黎成為攝影助理。不過,在 1981 年,病毒再度攻擊,最後他回到 Moorfields 接受更多治療。

他說:「我下決心要徹底康復,讓父親也頗受觸動,所以他買給我人生中第一台 Hasselblad,就是這台通體黑色、閃閃發亮的 500CM。他說我值得有一套好配備。」

從那時起,Fredrick 就義無反顧踏上攝影之路。他先後用過「夢寐以求」的 500CM 和後來推出的 503CW,以及自己信賴的 203FE,並搭配 3 個性能優異的 F 系列鏡頭,開始為 Vogue 等國際知名雜誌攝影,由此開啟職業生涯。

在 1998 年為 Bergman 拍攝時,他選擇的相機是 500CM。

他很興奮地說:「我喜歡這款相機。在隨同 Bergman 團隊拍攝的 3 年期間,我帶著它四處奔走。演員和技術人員都叫我『白狼』…我覺得他們之所以這樣叫我,是因為我一直專注於追隨 Ingmar Bergman 的身影。」

「在為團隊拍攝了將近 100 張相片之後,一個念頭開始揮之不去,那就是儘管我傾盡全力,卻仍然或將無緣接觸 Bergman 本人。倘若真的如此,那麼我這 5 年的工作時間就算白費了。

不過隨後,一件不可思議的事情發生了。那天我和 Bergman 的演員們來到一個咖啡吧,他們將我介紹給一位年輕人,此人聲稱 Bergman 正在教導他,但他語出不遜,說老師不過是個『老古董』。

我通常心平氣和,然而當場對他發了脾氣。聽到他那樣說,我的感受就像法國人說的『芥末真的嗆到鼻子裡』。我實在無法相信這位年輕人那麼說 Bergman,竟然這樣貶低這位電影大師。

在我發作之後,整個咖啡吧突然安靜無聲。結果,就在隔天,我收到 Bergman 的一張紙條,他說他可以接受攝影。」

5 年的等待終於結束。

Frederick 回想:「當天早上,我就像是最後衝刺的奧運選手。我到附近的公園散步,試著讓思緒平靜。我檢查了 Hasselblad、測光系統和電池。接著我再檢查一遍。如此反反覆覆。

然後 Bergman 走進來坐下。我習慣要求模特兒擺出我想要的姿勢。不過對他我完全不要求。

我將 Hasselblad 裝在三腳架上。相機架設完畢。我構思畫面,並跪坐相機旁邊。完全不投射特別的燈光。我喜歡陽光。我的背後有窗戶,確定我並未遮住這個重要的光源。

我們正談論他的一部影片,突然他發出迷人的微笑。我並未要求他這麼做。情況就這樣發生了。感覺就像是我們是認識好久的朋友。」

「憑直覺我知道就是這個鏡頭,我毫不猶豫。於是我拍下了相片。他很高興,因為他知道我捕捉到了鏡頭。」

他接著說:「那個畫面,至今仍然就在我眼前。我對 Hasselblad 情有獨鍾,如同這就是我的奶油小提琴。當構思人像攝影的畫面時,我的注意力會完全放在模特兒身上,因為相機就穩穩當當地架設在三腳架上,讓我能夠以至少 60% 的感知力投入到拍攝過程。」

經過在斯德哥爾摩 3 年緊鑼密鼓的拍攝,Frederick 需要改變,因此改拍風景和植物。

他的Atlantic Plants Portfolio在 2005 獲選 Hasselblad Master。使用新款 CFV-50c 數位機背之後,他正構思如何完成紐約的地標拍攝計劃。

職業生涯還有一段有意思的花絮,說到此處,Fredrick 會唇角上揚。

他說:「母親一直不希望我成為攝影師。當我告訴她我已經作出決定之後,她有 3 年時間都不和我說話。她非常想讓我從事銀行業。

結果,我拍攝的 Bergman 相片將出現在紙鈔上。多麼奇妙的巧合!」

www.frederickedwinbertin.com

相機機型
曝光時間
光圈
ISO
曝光模式
自動曝光 手動曝光 Auto bracket
攝影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