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的故事

Hasselblad 太空應用

footprint

我的一小步;人類的一大步。

人類歷史上可與我們的太空探索相提並論的成就屈指可數;而在這些太空探險旅程中所拍下的照片裡,能引起共鳴、感動人心且廣受認可者也寥寥無幾。這些照片改變了我們看待世界與自己的眼光;這些是使用 Hasselblad 相機所拍攝下來的照片。

40 多年來的太空攝影歷程賦予我們全新的世界觀,這一點很少人可以否認。科學的基本定律仍然沒有因為這些照片而改變;克卜勒、牛頓和愛因斯坦的理論也沒有因為太空照片而黯然失色。不過,這些太空照片卻使我們更加瞭解銀河中人類身處的這一小部份。它們使我們對宇宙及自身的角色改觀;它們使我們感覺渺小、令我們感覺巨大、讓我們覺得人與人之間心手相連。

這些照片使一般人得以一眼瞭解以往只有少數專家才能得知的關係。這些影像不需要您累積知識、不將數百萬名不識字的民眾摒除在外,任何及所有看得到的人都能同樣感知。

這些照片之美是直覺式的,而且近乎一看就懂。例如,當我們端詳地球的照片時,地球像一顆放在黑色空間裡的藍綠色珠寶,我們看到地球超薄的大氣層、我們看到地球的全貌,對它的細緻和渺小感嘆不已。

不言而喻的是,50 年來的太空攝影歷程也給予科學家和專家許許多多獨特的機會,讓他們能夠去深化及擴展對地球天體近鄰的了解;而我們對地球的知識更是大幅增長。例如,現在我們幾乎理所當然地認為,地球資源、環境變遷及氣候系統可用與衛星照片公佈前完全不同的方式勘測。

我們回到地球、回到 Victor Hasselblad 研發出其著名相機所在的瑞典西海岸,這裡同樣有蘊含詩意的畫面;我們在瑞典列島的風化石上發現了另一段人類進化時期所留下的圖像。這些石頭刻畫與歐洲更遠久的石洞壁畫及現今的太空影像一樣,都承載了某種訊息;它們的目的都是傳達想法、感覺與資訊。

據此而言,這一點並沒有太大的改變。正確解讀這些影像的權利掌握在我們手中,我們可以了解影像所要傳達的內容。

開端

40 多年前,仍然默默無名的 Walter Schirra 踏進休士頓一家攝影器材行,購買了一台 Hasselblad 500C。這款相機是配備 Planar f/2.8, 80 mm 鏡頭的標準消費型裝置。Schirra 是 NASA 預備太空人,也是當時最聰明、最優秀的飛行員之一;他是具備「優良素質」的人。為了把新購入的相機帶到太空中拍照,Schirra 拆下了 Hasselblad 機身上的人造皮革,並將金屬表面塗成黑色,以降低反光。他在 1962 年 10 月登上水星號 (Mercury) 火箭時,隨身攜帶了他的 Hasselblad。進入太空後,他把自己目光所見的奇觀及令人嘆為觀止的美景記錄下來。他使用他的消費型 Hasselblad 拍下了第一張太空照片。Hasselblad 與攝影的歷史由此展開了嶄新的一頁,龐大的美國太空機構與渺小的瑞典相機製造商也從此展開了一段長久、密切且互利互惠的合作關係。

earth

有趣的是,太空人 Walter Schirra 把第一台 Hasselblad 相機帶到太空時,這台相機是太空艙中唯一不是針對太空任務量身訂製的產品。唯一的改變只有去除相機機身的蒙皮。這台被帶進太空、被帶到完全陌生的環境下拍攝人類前所未見景象的相機,所配備的是標準鏡頭,且使用膠卷底片。返回地球後,人們發現,相機設備的技術性能一如 Victor Hasselblad 所預期 – 無懈可擊。NASA 先前從未了解或強調太空梭攝影記錄的重要性。親眼見證 Schirra 帶回地球的照片品質後,這些照片對整個太空計劃的重要性顯而易見。

NASA 的照片部門快速成長,並成為一群專家的焦點所在,包括照片技術人員、實驗室技術人員及美國一流的照片判讀員。許許多多因各種理由對太空照片有興趣的不同機構之間也產生了連結。NASA 與瑞典相機製造商的接觸面變得更為寬廣。因此,Hasselblad 藉由測試不同的結構與鏡頭,修改並微調了其相機產品,使之更適用於太空攝影。例如,NASA 決定盡可能削減載重量中多餘的重量,且此一政策已行之有年,這意味著艙內 Hasselblads 必須盡可能輕盈精巧,同時保有優異的 Hasselblad 品質;而 Hasselblad 相機的表現也恰如其份。

許多不同款的相機獲得選用,每一款都適用於太空旅行的嚴苛要求。太空人用四四方方的黑色 Hasselblad 相機所拍攝下來的影像已成為純粹的經典;他們捕捉到的時刻不只啟發人心,還具有非凡的歷史意義。例如,在 1965 年的 Gemini IV 任務中,人類完成了第一次的太空漫步。James A. McDivitt 手持 Hasselblad 相機拍下了一系列太空人同僚 Edward H White 太空漫步時的照片。全球各地的主流雜誌隨即刊登了這些照片。

man-on-the-moon

人們對於 Hasselblad 相機所攝照片的清晰銳利度感到驚訝。雖然門外漢可能會對最終影像的品質印象深刻 – 而且理因如此– 但是他們可能不會多加思索太空旅行對相機及其穩定性所加諸的要求。相機必須在極端測試條件下 (120° C 以上的強烈日照下,及負 65° C 的陰影處) 正常運作;更不用說無重力環境及各式各樣未知危害。相機的運作必須具備絕對的一致性。每一次按下快門都會成為歷史瑰寶,都是此生錯過不再的機會。Hasselblad 一次又一次的面對挑戰,用各式各樣不同的相機應戰。

1966 年時,配備 Zeiss Biogon 38mm ƒ/4.5 鏡頭的 Hasselblad SWC 首次在 Gemini 9 任務中使用。Hasselblad 500EL 則是搭乘 Apollo VIII 首次進入太空,Apollo VIII 於 1969 年 6 月 1 日環繞月球公轉 10 周;而後 Apollo XI 實際登陸月球,這是人類的腳步第一次踏上地球之外的星球,實現了幾乎與人類歷史一樣久遠的夢想,而 Hasselblad 也躬逢其盛。  在此任務中,配備 Zeiss Biogon 60mm ƒ/5.6 鏡頭的網板式 Hasselblad 500EL 資料相機獲得選用。為了順利從月球返回地球,需特別考量可帶回的物品重量等性質。因此,由於任務已經完成,總數 13 台的相機過於笨重,因而被遺留下來。太空人只帶回蘊含寶貴影像的膠卷底片。在這趟任務中所拍攝的靜止影像甚至比連拍影像更廣為人知。的確如此,這趟任務所拍攝的經典影像名單似乎無窮無盡;一個人在黑色太空中懸停、從月球看見地球升起、在月球表面上踏出人類第一步的孤寂、戲劇性身影… 這些影像或許比現今任何影像更真實捕捉下人類歷史性的一刻。

這些影像見證了所攝影像的力量;也見證了 Hasselblad 傑出的攝影性能。

精益求精

spacewalk

自初期的幾項太空任務以來,Hasselblad 始終參與每一次 NASA 載人太空飛行任務,並親眼目睹許多改變:太空船、太空計劃及機組員。1980 年代,太空梭計劃幾乎讓凡夫俗子也能前往外太空旅行。太空梭內的條件較不嚴苛,對機組員的體能要求相對較低,因而讓一般人也能加入進入太空的行列。太空船可能已推陳出新,太空人也已由新人上陣,但是 Hasselblad 仍然屹立不搖,依舊用快門記錄著人類的歷史時刻。雖然就某種程度而言,太空旅行的條件已變得更加「友善」,但是對太空相機的要求卻是更加嚴格。

Hasselblad 一次一次在太空旅行中克服難題,在每一次的太空梭的任務中平均拍攝 1,500 到 2,000 張照片。而正如同 Apollo 任務中人類在月球表面工作的經典照片見證了那個時代,80 年代太空人在可重覆使用的太空梭內外工作的後續傑出照片,則為人類持續探索宇宙的努力下了最好的定義;還有我們為更進一步的旅程所做的準備。

我們突破的所有障礙都不是實體的。人類展開太空競賽之初,對人員及設備的要求超乎想像。只有少數幾個人獲選去面對未知的太空。其中一個獲選者是太空人 John Glenn,他是萬中選一、具備作家 Tom Wolfe 所稱「優良素質」的優秀年青人。Glenn 在 1962 年時搭乘 Friendship 7 完成他第一次的太空旅行,結束 NASA 職涯後轉入政界,最終成為受人尊敬的美國參議員。

start460

而後,1998 年時已年屆 77 歲的 John Glenn 再一次穿越終極疆界。他和六名同行的太空人從佛羅里達州的卡納維爾角搭乘發現 (Discovery) 號太空梭飛往太空。Glenn 在完成他第一次英勇任務後 36 年後重返太空,證明了他不只是貨真價實的美國英雄,也是進入太空的最年長者。

發現號 (Discovery) 太空梭升空至距地球 345 英哩處之後,在艙內進行了 83 項實驗,與 1962 年 10 月以來的所有美國載人太空任務一樣,機組人員同樣使用 Hasselblad 相機設備來製作照片記錄。總而言之,太空梭攜帶了五台 Hasselblad 553ELS 相機、約 50 卷 Hasselblad 70mm 底片盒、幾種 Carl Zeiss 鏡頭 (50-250mm) 及一系列原本特別針對太空用途開發的 RM2 反射觀景器。太空相機及地球適用的相機之間自然存在一些差異。這些差異包括移除了 TTL 閃光功能,以及用低摩擦材質取代會在真空環境下蒸發的傳統潤滑油。蒙皮也遭到移除,以金屬板取代。

然而,相機的演進分化成兩大方向。舉例來說,553ELS 就是最佳的例證:Hasselblad/NASA 在任務中合作無間,將豐碩成果帶回地球,因而持續獲益。553ELS 是 553ELX 型號的太空板,553ELX 已上市多年,消費者透過一般零售通路即可購得。此款相機沿用了 ELS 太空相機原有的幾項重要功能,並做了一些改善,如升級的反光鏡機制 (可提高反射操作的持續性與穩定性)。

進入浩瀚的未知

四十多年過去了,Hasselblad 至今仍然為 NASA 太空計劃提供相機設備。這對於為了滿足腳踏實地的攝影師所製作的相機來說,可是一項不容小覷的成就。

shuttle

NASA 當初對太空人的要求,如今已成為現代神話。當初符合這些要求的人已成為他們那個時代的傳奇。而對這些人攜帶的相機來說也是如此。NASA 及其太空人需要的相機必須具備超高品質、可在最極端的條件下運作、能夠逼真地呈現所攝影像的壯麗與重要性。顯而易見的是,他們得償所願。

NASA 與 Hasselblad 悠久的合作關係就是最佳見證。如果 Hasselblad 相機沒有展現出「優良素質」,它們出現在太空中的身影就不會如此長久可見。現在,上一個世紀和當時的成就皆已離我們遠去,我們可以發現,當代刊登次數最多的某些照片並不是在地球上拍攝,而是在太空中的某處拍攝;而且是使用 Hasselblad 相機拍攝。人們經常使用從太空拍攝到的地球照片來作為描述地球現況文章的配圖、宣傳公司的國際營運或提倡全球觀,次數不可勝數。這些影像已經成為人類共通語彙的一部份;我們藉由這些影像輕而易舉地了解幾個世代以前的人類幾乎難以想像的事物真相。

我們將繼續這段旅程。2001 年 10 月 11 日時,NASA 將發現號 (Discovery) 太空梭送入太空。這趟太空任務的主要目標在於將模組運送至永久的「太空站」,前往太陽系更遠端的其他旅程需藉此太空站作為基地。一如往常,太空人依舊使用 Hasselblad 相機設備來製作照片記錄。

這趟任務也使全新的 Hasselblad 太空相機問世。這款新相機是以標準 203FE 版本為基礎的焦點平面快門相機;它搭載特殊版的 Winder CW。底片盒使用 70mm 的齒孔底片,且底片邊框的邊緣隨附數據寫入裝置,以記錄每次曝光的時間與照片編號。由於艙內電腦可完全掌控太空梭的方位,因此識別照片中所拍攝下的地球確切地點非常容易。

我們當然會修改某些相機,以因應太空船外的真空環境,而且對於材質、潤滑油與穩定性也有特殊需求。此外,我們修改了相機的電子機構,以滿足 NASA 對操控與功能的特殊需求。我們也針對太空環境修改某些鏡頭,而且對焦環與光圈環也配備了大型導片,以便於太空旅行者佩帶大型手套在無重力環境下操作相機。

此外,若能以古為鑑,那麼用不了多久,我們就可以在地球上的相機看到「太空修改項目」的優點。

如今,隨著人類再次將目光投注在宇宙的深處,登陸火星的載人任務也成為人們經常討論的議題,Hasselblad 無役不與,此役亦然,幾乎已經成為理所然:Hasselblad 會再次記錄下人類另一次永垂不朽的步伐,並傳達給身處地球的每一個人。保存歷史,探索末來。

時機來臨時,當太空旅行真正普及化的時候,也許第一批月球旅客將會有新奇的發現;也許他們會發現那十幾台被遺留在月球的相機。太空人返回地球時只會帶回寶貴的底片盒,而把相機留在月球塵土中。也許這些銀河旅行者會將目光轉向翠綠的地球,用讓我們大開眼界的相機,為我們共同的家拍下另一張照片。誰知道呢?人們說,未來無限寬廣。

讓我們拭目以待。

太空相機

自從人類在 1962 年 10 月 3 日開始第一次太空旅行以來,Hasselblad 相機始終是太空計劃中不可或缺的一部份,Hasselblad 相機拍下了許多有助民眾了解世界及其周遭環境的影像。為了因應太空旅行的嚴苛要求,Hasselblad 相機接受了一系列的特殊修改與改進。而後,我們應用了在太空中獲得的知識與專業技術並帶回地球,進一步提升 Hasselblad 產品系列的品質。我們的一切所作所為,都是為了確保我們能持續提供地球上 – 或地球外的最佳攝影設備。


 

500c-1

Hasselblad 500c

配備 80mm 鏡頭 (經過修改) 的 Hasselblad 500C 是 NASA 在太空中所使用的第一台 Hasselblad 相機;由太空人 Walter M. Schirra 在德州休士頓的一間相機器材行購入。

NASA 所做的修改包括移除內襯、反光鏡、對焦屏和對焦罩等元件,好讓相機的重量更輕。


Hasselblad SWC

Hasselblad SWC

此款相機配備 Biogon 38mm 鏡頭,1966 年 6 月 3 日時首次在 Gmini 9 任務中參與太空任務;這款相機相當標準:只移除了內襯,且觀景器採用特殊設計。1966 年有 4 趟太空任務使用這台相機。


ec500el-1Hasselblad EC (電子相機) 500 EL

1968 年 12 月 21 日至 27 日的接近月球載人太空任務中,太空人攜帶這款相機隨行。在此期間,太空船環繞月球公轉 10 周,用意在於調查日後可能的登陸地點。HEC 搭載適用 70 mm 底片的底片盒。


edc-1

Hasselblad EDC (電子數據相機)

這是專門為了在月球表面使用而特別設計的機動版 500EL,1969 年 7 月 20 日,Neil Armstrong 就是在月球表面上拍下了第一批月球照片。這款相機配備焦距為 60 mm 的特殊設計版 Biogon 鏡頭,鏡頭裝有偏光濾鏡。附帶十字標線 (曝光時記錄在底片上) 的玻璃板 (網板) 與底片相接,1969 年至 1972 年之間在月球上拍攝的所有照片皆有這些十字標線;在月球表面上使用過的 13 台 HEDC 相機被遺留下來,太空人只帶回底片盒。


500elm-1

Hasselblad 500EL/M

這是第一台 Hasselblad SLR 太空相機,其配備 HC3-70 稜鏡觀景器;太空人在 1975 年 7 月的 Apollo-Soyuz 飛行任務中首次使用這款相機。


els-1

Hasselblad ELS (Space)

ELS 是修改版的 553 ELX,其閃光燈測光元件遭到移除,並用薄金屬板取代蒙皮。這款相機於 1990 年代的太空梭任務中使用。底片盒使用 70 mm 齒孔底片,配備電子數據寫入裝置,以記錄每次曝光的時間和照片編號。


203s-2Hasselblad 203S

這款太空相機是以標準 203FE 版本為基礎的焦點平面快門相機;它搭載特殊版的 Winder CW。底片盒使用 70 mm 齒孔底片,配備電子數據寫入裝置,以記錄每次曝光的時間和照片編號。由於艙內電腦可完全掌控太空梭的方位,因此識別照片中所拍攝下的地球確切地點非常容易。

相機機型
曝光時間
光圈
ISO
曝光模式
自動曝光 手動曝光 Auto bracket
攝影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