遗产和历史

哈苏 历史

哈苏 的名字从摄影一出现就与相机紧紧地联系到了一起。开始只是销售摄影产品,后来开始生产各种图像拍摄工具。半个多世纪以来,我们在设计相机时始终考虑摄影师的使用感受,一直致力提供一流的画质、可靠的性能和丰富的功能。我们相机背后的故事和我们相机的传奇经历一样精彩纷呈。

lunar-oldskool3_Flat

距今一百五十多年前的 1841 年,哈苏 在瑞典西部的港口城市哥德堡建立了自己的第一家贸易公司 F.W. 哈苏 & Co。哥德堡毗邻欧洲各国,并且与英国、荷兰、丹麦、德国和众多其他国家拥有悠久的贸易历史,是设立国际进出口公司的理想城市。F.W. 哈苏 & Co 很快便成为了瑞典最兴盛的贸易公司之一。此时公司开始针对新兴的摄影业进口摄影用品。

公司创世人之子 Arvid 维克多 哈苏 是一位痴迷摄影的业余摄影师,他在公司内成立了摄影部门,但他表示:“我其实并不指望通过摄影赚很多的钱,只是觉得我们至少可以免费拍照片了。”

Arvid 维克多 对这一领域盈利潜力的估计不久便被证实是错误的,摄影部门成为了 F.W. 哈苏 & Co 的支柱部门之一。他绝不会想到自己当初进口相机和胶片的决定能够产生如此深远的影响。

带上相机去旅行

Arvid Viktor 在英国度蜜月时遇到了 George Eastman,后者在不久后成立了柯达公司,并推动了摄影的普及。这次简单的会面促成了双方将近 80 年的业务合作。1888 年 哈苏 开始进口 Eastman 的产品,并且成为了柯达在瑞典的唯一经销商。随着喜欢摄影的人越来越多以及摄影技术的不断进步,摄影产品的市场需求与日俱增,这让 哈苏 公司欣喜不已。由于摄影部门发展迅速,因此 哈苏 在 1908 年成立了独立的公司来专门负责摄影业务。公司名为 哈苏 Fotografiska AB,是 Eastman Kodak 产品在瑞典的唯一指定经销商。

成立了多家冲印室,并建立了全国零售网络。事实证明,Eastman 和 Arvid Viktor 间基于信任和尊重的合作是一次极其成功的商业合作。

公司的第三代领导人 Karl Erik 哈苏 认识到了摄影业务对于整个公司的重要意义–  并就此采取了相应举措。维克多 是 Karl Erik 的儿子,生于 1906 年,是这家家族企业的法定继承人。维克多 是一个性格腼腆、感情细腻的孩子,有两个姐姐和一个弟弟。他喜欢在乡间散步,并养成了赏鸟的爱好,这个爱好一直被他保留了下来。青年时期的 维克多 性格早熟,他和祖父一样,对摄影充满了无限热情,并立志改良现有的摄影器材。

young-victor-in-holland

这时候的他总是认真地记录下自己的发现,他的笔记本有着很多关于相机改进的建议。让人不可思议的是,Karl Erik 在儿子 18 岁时便中断了他的学业,将他送到德国的德累斯顿,让他系统地学习相机行业和光学器件制造。

这对于年轻的 维克多 来说无疑是天赐良机。维克多 过去通常很早起床,在上学之前先去乡间赏鸟。每天早起他精疲力尽,他经常会被抓到在课堂上睡觉。改用另外一种教育形式对他来说是一个很好的机会。

在接下来的几年中,维克多 的父亲通过自己认为适当的方式对他进行教育,让他通过现实世界而不是课堂来获取知识。年轻的 维克多 遍游世界各地,虚心地学习了有关摄影行业的各种知识。维克多 先后在德国、法国和美国的相机和胶片工厂、冲洗室、相机商店工作过,只要是能够了解摄影行业以及相机和镜头制造的机会,维克多 都会积极把握。维克多 的父亲希望他能广泛涉猎各类知识,为将来运营自己的家族企业打下基础。对于 维克多 来说,世界就是他的研究和开发实验室。

这种教育方式确实起到了效果。不在工厂或商店学习相机业务和生产时,维克多 便会带着他的相机到周围的乡村,去拍摄当地的鸟儿和其他野生动物。在树林中度过的时光让他获得了丰富的摄影经验,并且培养了他的耐心,这两者对他而言都是十分宝贵的财富。

同样,与相机行业的接触对 维克多 而言是也一笔不可多得的财富。哈苏 家族的地位和人脉为年轻的 维克多 走向世界和接触世界先进的商业思想提供了得天独厚的条件。维克多 与家族的业务合作伙伴 George Eastman 成为了好友。Eastman 是世界上最具眼光和最成功的企业家之一,同时也是领先胶卷制造商 Kodak Company 的创始人,堪称摄影界的重量级人物。

无论是在业务中还是在生活中,这位长者都对自己的这位好友照顾有加。二人的友谊在之后数年中为 维克多 提供了极大的帮助。通过 Eastman,维克多 接触到了众多优秀的摄影师和技术人员。维克多 最终返回瑞士开始经营家族业务,从此开始了他与大西洋彼岸这个年轻国家间的一世情缘。

返回欧洲后,维克多 继续自己的旅行。先后去了荷兰、法国和摩洛哥,一路跟踪并拍摄稀有鸟类。他在 1928 年参加了哥德堡举办的大型摄影展,并在 1934 年与当时 19 岁的 Erna Nathorst 喜结连理。1935 年,维克多 出版了《Migratory Bird Passages》一书,其中包含大量迁徙鸟类的照片,这在当时非常罕见。

VH bird book

然而重返家族企业的 维克多 在事业上并没有获得巨大成功,反而受到了家族矛盾和与父亲意见不合的困扰。最终 维克多 脱离家族业务,成立了自己的公司。1937 年,维克多哈苏 在哥德堡中部开了一间名为“维克多 Foto”的照片商店,商店的名字可谓恰如其分。商店设有一个照片冲印室,这是他脱离家族企业后迈向商业领域的第一步。维克多 深谙经商之道,他和他的商店都取得了成功。

1939 年战争爆发,德国入侵丹麦和挪威。20 世纪 40 年代初期,第二次世界大战的阴云笼罩了整个欧洲。德国入侵北欧周边国家让毫无准备的瑞典军方吃惊不已。为抵御外敌,这个中立国家马上武装起来。与此同时,德国军队在挪威边境整装待发。德国侦察机开始侵犯瑞典领空,其中几架飞机坠落在瑞典领土。大部分飞机及其装备都被摧毁。但其中一架飞机上的物品完好无损,其中包括一台功能正常的德国航空侦察照相机。瑞典军方获得这台相机的确切地点和方式不得而知,但有一点确定无疑:这种设备正是瑞典军方迫切需要的。然而,缴获一台德国相机和知道如何制造类似相机完全是两码事。瑞典政府不久便意识到了这一点。

此时的 维克多哈苏 已步入而立之年,并且已成为一名声名赫赫的相机专家。他在发表过很多有关摄影和摄影技术的文章,同时 哈苏 公司也已成为瑞典最成功的照片供应商之一。因此,瑞典军方便理所当然地向 维克多 寻求帮助。

小巧便携的相机

1940 年春,瑞典政府找到了三十四岁的 维克多哈苏,问他能否制造一台和所他们缴获的德国相机一模一样的相机。据说 维克多 当时的回答说:“我做不到,但我可以制作出一台更好的相机”。那年的 4 月份,维克多 在哥德堡中部一个汽车车间的简易工棚中设立了一个相机制造车间。

附近有一家废品站,可以提供各种有用的原材料。在汽车车间技术精湛的技术人员和弟弟的帮助下,哈苏 花费了几个晚上的时间对德国相机进行逆向还原,设计出了首台 哈苏 相机 HK 7。

HK-7-bw

在几个月的时间里,公司组建了二十名工人的制造工厂。到了 1941 年,这家最初名为 Ross Incorporated 的小型公司喜迁新址,开始批量生产手持式 HK 7。这款相机的格式为 7x9cm,使用 80mm 胶片,并且配备两个可更换镜头:Zeiss Biotessar 与 Meyer Tele-Megor 或 Schneider Tele-Xenar。

1941 年底,维克多 收到了瑞典空军对新款相机的订单,这款相机采用更大的底片格式,并且配备方便飞机上使用的固定支架。军方对于 HK 7 及其后续机型 SKa4 都非常满意,其中多项独特功能(如可更换胶卷盒)对 哈苏 相机的战后生产都起到了十分重要的作用。在此之后,更多的机型相继问世。

1942 年 Karl Erik 哈苏 去世,维克多 买下了家族公司 F.W. 哈苏 的大部分股份。哈苏 继续为瑞典军方生产相机,1941 至 1945 年间,共为其生产了 342 台相机。而 哈苏 只是将生产军方相机视为开发民用相机的第一步。他很快向合伙人说明了自己的计划,表示自己不想仅仅为军方制造相机。他非常看好消费型相机市场,并已经设想出一款新型相机:一款具有顶级品质的便携式相机。他表示人们完全可以用手拿住这款相机。因为 维克多 哈苏 的手就非常小。

这家年轻的相机公司开始努力实现这一梦想,在生产军方相机的同时对相机原型进行重新设计。然而,在 维克多 还没有将自己的研发成果完全应用于新型相机之前,战争就已结束。此时 维克多 让工厂的工人们生产了大量精密的手表和钟表装置。共生产了 95,000 多个钟表装置。这很好地训练了工人们的精细加工能力,为制造新型相机打下了良好的基础。

 

新时代相机

战争结束后,维克多 让自己的团队全力投入到新款消费型相机的生产中。1948 年 10 月 6 日,维克多 推出了全世界首台 哈苏 消费型相机 哈苏 1600F。

USA advert

这款搭载可更换 Kodak 镜头、胶卷盒和取景器的单镜头镜面反射 6×6 相机在纽约市的新闻发布会上一经发布便博得了满堂喝彩。1600F 相机受到了消费者的热烈欢迎,堪称一件名副其实的创新设计精品。

然而,相机也不免存在一些缺陷。虽然首批 哈苏 相机创造了多项技术奇迹,并且有着精美的外观,但其先进的内部组件却十分脆弱。一款前所未有的新型产品不可能在一开始就做到十全十美,维克多 的相机也不例外。维克多 工厂的钟表匠们在制作精密零件方面堪称专家,但并不擅长生产能够承受手持相机机械应力的机械元件。1600F 的元件进行了一次次的改进。

虽然 维克多 尽了很大努力,但其中一些有“缺陷”的相机还是保存了下来,这激起了收藏家和历史学家们极大的兴趣。最早一批 1600F 在半个多世纪的时间里经久不衰,尽管它不符合 维克多 的完美主义标准。经过不断的改进,一款 维克多 引以为傲的新型相机最终瓜熟蒂落,它就是 1000F。

新型 1000F 相机采用了众多经过改进的功能,并采用了六个全新镜头。1952 年,这款相机大放异彩,确立了自己的地位。美国杂志《Modern Photography》对新型 哈苏 1000F 进行了现场实拍测试,测试结果令人惊叹。杂志测试人员用相机拍摄了 500 张胶片照片,并且还故意让相机掉落两次。

哈苏 不但未受到任何损坏,而且没有出现任何失准现象。这款相机并不是仅仅解决了耐用性问题,可以说是一个传奇的诞生。

小小的进步

相机的成功和其所带来的利润帮助 维克多 的公司实现了进一步的发展。他们继续努力研发,各种全新机型相继诞生。维克多 的每个进步都是依靠他庞大的人脉网络和自己作为摄影师的丰富经验,同时还采纳了多方的反馈和意见。

earth

继成功推出首台相机之后,哈苏 在 1957 年凭借一款革命性的新型相机 哈苏 500C 再次书写传奇。这款相机在当时引起了不小的轰动,其镜头采用中央叶片式快门,并且可实现与所有快门速度的同步闪光。哈苏 公司还在之后分别推出了 哈苏 SWA(1954 年)、哈苏 SWC 广角相机(1957 年)和电机驱动的 哈苏 500 EL(1965 年)。在很多年中,这些相机都是 哈苏 系统的基础。五十多年来,哈苏 产品线始终将模块化、多样性和可靠性这些基本理念作为指导准则。哈苏 的方法不断被人复制和模仿,但从未被超越。哈苏 这个名字已成为出色可靠性与顶级图像品质的代名词。

年轻的 NASA 宇航员之所以在 1962 年选择将 哈苏 相机带入太空,无疑与 哈苏 的良好声誉有关。此次太空航行标志着 哈苏 与世界最大的航空航天机构开始了长期的共赢合作。

哈苏 在太空

1969 年,哈苏 在阿波罗 11 号上续写了自己的太空探索传奇,Neil Armstrong 和 Edwin “Buzz” Aldrin Jr. 用 哈苏 500EL/70 拍摄了第一批人类登月的照片,并第一次在月球上拍摄了我们的地球。摄影史上恐怕没有任何照片的知名度和影响力能和 哈苏 的太空照片相媲美。和以前一样,维克多 和他的工程师们再次利用太空相机中的先进技术和产品研发成果为人们日常使用的相机增加了开创性的功能。以前,维克多 是将整个世界作为研发实验室,而如今,这个实验室变成了广阔的宇宙。

梦想延续

1966 年,维克多 哈苏 将分销公司和零售商网络“哈苏 Fotografiska AB”卖给了 Kodak,结束了他们长久以来的合作关系,但他们之间的友谊并未就此终结。1976 年,维克多 决定出售他的公司,最终 维克多 哈苏 AB 被瑞典投资公司 Säfveån AB 收购。

1978 年,Victor 哈苏 去世,享年 72 岁。在遗嘱中,他将自己的大部分财产均捐给了 Erna and 维克多哈苏 Foundation 基金会。该基金会旨在推动自然科学和摄影技术的研究与学术传播。每年颁发的哈苏基金会国际摄影奖 (哈苏 Foundation International Award in Photography) 是世界最知名的摄影类奖项,用于纪念 维克多 和他所热爱的摄影行业。如要了解关于 Hasselblad Foundation 及其活动与奖项的详细信息,请访问他们的网站。

1984 年,VHAB (维克多哈苏 AB) 在斯德哥尔摩证券交易所上市,Säfveån 拥有其 57.5% 的股份。1985 年,依然处于相机开发前沿的 VHAB 成立了子公司 哈苏 Electronic Imaging AB,专门负责数字成像系统和图像数字传输系统的开发、生产与营销。

old victor

成立该公司是探索新兴数码摄影市场的首批举措之一。同年,瑞典公司 Incentive AB 收购了 VHAB 58.1% 的股份,从而成为其主要控股方。1991 年 Incentive 买下了 VHAB 剩余的所有股份,从此 VHAB 成为了一家私人控股公司。1996 年,Incentive 将公司卖给 UBS、CINVen 和 哈苏 Management。

纵观整个公司历史,哈苏 始终谨慎地选择自己的供应商和合作伙伴,建立长期合作关系的都是 Kodak 和 Zeiss 这样的知名公司。Hasselblad 与 Fuji Photo Film 的合作同样如此,1998 年双方携手打造的新型 哈苏 XPan 相机再次给相机行业带来了革命性的影响。这款独特的相机由 哈苏 与 Fuji 合作开发和生产。XPan 可使用标准的 35 mm 胶片拍摄出中画幅全景照片,也可在同样的胶卷上拍摄出标准的 35 mm 照片。长期以来,双方一直在合作研发一个有关 35 mm 胶片双格式相机的项目,这款相机就是这一研发的成果,适用于专业摄影师和要求严格的业余摄影师。凭借这款相机,哈苏 进一步拓展了 35 mm 胶片领域,为原本就十分豪华的 哈苏 相机阵容又增添了一位新成员。

2002 年,另一款革命性的相机系统问市。这次推出的是 6×4.5 中画幅相机,该相机融合了最新的技术研发成果,其中包括自动对焦和十分先进的电子芯片控制。相机采用了数码技术,一经推出便取得了巨大成功。几个月后,哈苏 亚太地区的长期经销商 Shriro Group 买下了 维克多哈苏 AB 的大部分股份。整体生产也发生了一些变化,公司在哥德堡建立了新的工厂,以缓解 哈苏 原始相机厂房的压力。为配合新工厂的成立和新型高科技相机的开发,哈苏 在 Shriro 收购 Imacon(丹麦一家数码后背和扫描仪制造商)后采取了另一项重大举措。两家公司合并后相互协作,能够更好地专注于数码产品的研发,满足专业摄影师不断增长的需求。

此举是中画幅相机市场的发展中非常关键的一步。此前,中画幅相机制造商专门生产相机和镜头,而另有独立的公司生产数码后背等一些可以使胶片相机拍摄数码照片的配件。大部分数码后背公司销售的产品能够用于不同品牌的相机上。Imacon 就是一家这样的数码后背制造商。哈苏 与 Imacon 的合并表明,哈苏 不会再在自己的全新产品线中使用其他数码后背制造商的产品,从而将自己的产品无缝过渡为完全集成的全数码相机。而此时竞争对手生产的还是采用胶片控制、并未完全集成数码拍摄的相机产品。这巩固了我们的市场地位,2011 年 6 月 30 日,私人股权公司 Ventizz 宣布买下 哈苏 的全部股权。

无论在太空还是在地球,哈苏 的传奇仍在继续。我们从未停止研发和改进。我们不断进步,努力制造能够配得上 维克多 这个名字的完美相机。我们始终以他为榜样,充分利用现代技术的优势,将其融入传统品质和工艺,努力生产出兼具五十年前的出色可靠性和当今创新技术的一流摄影工具。

相机型号
曝光时间
光圈
ISO
曝光模式
自动曝光 手动曝光 Auto bracket
摄影师